夏的秘密

 

夏,常被無端詛咒,

憋著一肚子牢騷。

我無奈地默默承受——

一旦天河倒泄,

只有陸地行舟!

 

夏,繼續耍耍威風:

烤焦了老暀W的苔封,

游魚不辨西東。

我輕輕放下窗簾,

再續我的“一簾幽夢”。

 

夏,揭開神秘的面紗,

——一位老人家,

即將替代春姑娘,

用翠綠抹去似錦繁花。

他已如約,

和我月光下品茶。

 

夏,已變得十分祥和,

溫祥地欣賞草地上,

夏夜小精靈起舞婆娑。

我聽著老人低吟淺唱,

原來他也非常酷愛詩歌。

 

2019.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