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年的啟示

 

老鼠在十二生肖中排行老大,我本來不敢妄論是非,但最近無意逛阮氏明開街的寵物市場時,看見遍地老鼠,不由得有感而發。

 

小商販的算盤打得叮噹響,不僅售賣常見的豚鼠、小白鼠,還有經過精心梳洗的小家鼠,甚至生物學家談「鼠」色變的非洲褐家鼠(Homsler)也可輕易買到。他們貪圖蠅頭微利,殊不知這異國謬種一旦竄了出來,後果不堪設想。

 

人類馴養家貓、家兔,可沒有誰養老鼠,卻稱為「家鼠」,可見這小傢伙跟人類糾纏已久。人類可以陷大象、老虎、鯨魚於絕境,但對這古靈精怪的東西可束手無策。老鼠是按幾何級數增長的,科學家曾計算過,即使把全世界成百億隻老鼠一夜間消滅乾淨,但只要漏網一對公母鼠,不出三年,他們會輕易恢復原來的數量。古希臘博物學家亞里士多德做過試驗:把一對老鼠關在甕子裡,供給足夠的水和食物,四個月後,繁殖出100隻老鼠!單看這樣的計算,人類在「人鼠大戰」中必敗無疑,但老鼠天敵眾多,加上生存環境的制約,大城市堛漲揤契飪M增長率為「0」。上面提到的非洲褐家鼠一旦破籠而出,會輕易取代小家鼠,破壞現有的生態平衡。這種老鼠個頭達到700克,會咬食小孩的耳朵趾頭,連鼠類最懼怕的天敵——毒蛇也不在話下。曾有人目睹它們圍攻蝮蛇,然後食個精光。

 

老鼠智商(IQ)很高,跟黑猩猩差不多,還會跟著人類進化。它們善泅,曾有沿著馬桶水管爬上16層樓的紀錄。它們會聽懂人類的語言,學會趨利避害。人類安排毒餌、夾籠、粘板,它們只上一次當。老鼠生長在汙穢環境,對疾病有很強的免疫力,還能產生抗體,中和毒素。人類長久使用毒餌,只能「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對鼠類無效。

 

城市居民滅鼠的最好方法是加強環境衛生,杜絕其食物來源。養貓也不失為好辦法,但貓只「看管」四十平方米左右的地面,「轄地」以外,它是「只掃自己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貓天性淘氣,抓老鼠只是玩玩,就像抓麻雀蟑螂,嗜食鼠肉的貓不多。「鼠欺貓」的故事未必是真,我曾養過一隻小花貓,一天傍晚,趁家人圍看電視,一隻老掉毛的大鼠蹣跚而過,大家還在驚訝時,小花貓一個箭步跨上它的樑,把大鼠當馬騎了一圈。大鼠魂飛魄散,自此率其一家老少銷聲匿跡。

 

老天爺最會開玩笑,硬把兩個拼得你死我活的對頭湊在一起排排座。人和鼠的基因有80% 是相同的,99%是相似的;人和鼠的親緣關係比人和猴還要近些,所以人類被稱作是「沒有尾巴的老鼠」。據考證,原始的老鼠是所有哺乳動物的老祖宗,比你我的資格還要老,今年又是老鼠「值年」,看來還是要畢恭畢敬地尊稱一聲「鼠老」!    

 

2019.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