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頁

 

        

總有雲開見日時

 

天才破曉,屋外傳來千千萬萬句喧囂,把我從夢鄉中催醒。

推窗,穹蒼濃濃烏雲,剎時就佔領了整片天空,以萬馬奔騰之勢叫大地掀起狂風。風飛過樹,樹低頭彎腰搖蕩著無奈,嘀咕無數倦意。

大地搖動了,雷霆轟然萬鈞響,化為朵朵閃電似在征服萬物,意圖劈開天地。

雨也趕來和奏,惹我獨坐窗前留神傾聽。不知怎的,雨聲的律動總給人感覺到,這一曲淅瀝,是那麼的潦草、難讀。再把視線移至遠方,樓台盡在煙雨中。驀然驚覺,雖是黎明時,已如暮色扯開夜幕,一切盡歸於朦朧、朦朧。

風來,雨到,雷響,以磅礡雄勢奏出漫天的音符。左手耍弄高峰虛在漂渺間,右手戲搞江河洶湧起波濤。朝陽都在這冥茫中揚不起璀燦光彩。陰暗一直苦苦糾纏不散

看來,風雨似有心扭轉乾坤,意圖顛倒陰陽,又故意日夜轉成時差。

風雨,今朝你又作怪了。

我不為這突然的景物把捉,也不再想觀看,只想追問一刻閒逸,故將這風風雨雨關在窗門外,雖只一句呢喃,也不讓它乘隙而入;但願能阻擋許許多多的煩憂、叫囂。

就留予我心靈一片空白吧!讓我享受心靈這一刻實實在在的寧靜。

兩小時,整整兩小時,也許風雨在高空演唱得極為疲憊了,迅速謝幕。推窗,朵朵白得發亮浮在天邊的雲絮,不知何時飄來,我的雙眼就放在天邊流動的風景,有一片雲彩掠過我的視界。

風,像鳥把疲倦的翅膀乖乖交還枝頭,安靜的停歇。

雨,也收拾句句叫嘯。

俄頃,從東方呈現出一道繽紛的霞彩,層層雲朵一字排開,陽光就這麼一點點吐出蔚藍一色,盡收眼底。

終於,雨過天晴,大地萬物蘇醒,晝夜也分明。

對呀!這是自然界的規律吧!而人生漫漫的旅途上也不外如此,所以世上一切事物總有雲開日出時!

可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