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棵樹

  

在一個住宅社區東南角的花圃堙A曾經種有三棵高大的樹。朝南,靠圍牆邊,並排種著兩棵杏樹;朝東,挨著小河邊的水泥欄杆,種著一棵枇杷樹。這是住宅樓最東邊底樓的住戶——退休多年的兩位老先生種的。這三棵樹還是他們15年前搬家時,從搬過來的花盆堬噹茈X來的呢。

 

三棵樹在兩位老人的精心培育下一天天長大,終於在一年的初春,他們欣喜地發現兩棵杏樹現蕾了;緊接著兩樹怒發的杏花,讓只見綠色的花圃一下子變得名副其實。兩位老人站在自家的陽臺上,不僅欣賞到杏花的美,更享受著鄰居們嘖嘖的讚歎,心塈O提有多滿足了。

 

不久,幾場繽紛的花瓣雨過後,枝頭上現出了挨挨擠擠的綠色小杏。小杏漸漸長大,轉色,終於橙黃色、香甜的大杏讓杏樹又一次靚麗起來了。此時,飛臨杏樹的各種不知名的鳥兒,則紛紛用婉轉的鳴唱提醒老人:收穫的時候到了。那個時候樹畢竟還小,老人只要抓住樹幹搖一搖,成熟的杏子就落了一地。杏子在兩位老者的眼堿O水果,更是保健的良藥。再說,自己種植時未打藥水,吃得放心。

 

兩位老人是與人為善,知書達理的,他們種樹時就告誡自己的孩子:樹雖是我們種的,但地是國有的。所以,每到收穫的季節,他們不僅讓別人按自己的意願摘,而且,明確其中一棵歸鄰居所有。

 

兩棵杏樹擁有了不同的主人,也就遭逢了不同的命運。那棵被送人的杏樹似乎得了“抑鬱症”,儘管每年還在為它的新主人提供很多,雖小卻特別甜的杏,但拒絕成長。許多年後,不瞭解情況的人看到這兩棵樹還以為是公孫樹呢,一棵高大,英姿勃勃;一棵矮小,瘦骨棱棱。終於那棵杏樹遭致它的新主人唾棄,前年被齊根鋸掉,結束了它淒苦的一生。

 

若是上半年,被那棵枇杷樹與一叢修竹作為家園的東河畔,不被發現適合停汽車的話,這個季節,底樓的老人一定常常在結滿花骨朵的、生機盎然的枇杷樹下散步,呼吸富含負離子的清新空氣了。女主人則會站在東側書房的窗邊看樹,總結自己護樹的經驗;感歎肥料施得還是比較及時、有效的;欣賞龐大的樹冠,並為終於盼到明年開春站在這兒伸手可以摘到枇杷而竊喜。

 

可是,如今修竹被砍了,枇杷樹不知道被移植到何處去了。一塊小小的、冰冷的水泥地剝奪了兩位老人這點微弱的幸福感。老人過去常常樂道的,關於自己童年時如何爬在高大的枇杷樹上,飽吃枇杷的、童話般的故事從此再也沒有聽他講過。自那時起,樓房東側的那條小徑,便成了老人散步時不再踏足的地方。

 

至此,三棵同期生長在一個處所,共同沐浴了15年陽光,並默默地為周圍的人淨化了空氣、奉獻了綠、奉獻了果的樹,因了可以主宰樹生死大權的人的喜好不同,終於遭致了不同的命運。

 

唉,所幸是樹!

 

                                                      2013.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