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上海

 

 

因了兒子在上海讀書、工作、安家,我與上海有了頻繁的接觸。這次學校一放假,我便去了上海,意在給孩子們做做後勤,特別是想讓孩子們的胃得到較好的照顧。儘管才住幾天,卻有了一些關於上海的初步印象。

 

做學生時我就聽說上海人大多看不起外地人,總把外地人叫成“鄉下人”。幾次到上海遇到的上海本地人似乎並不比外地人多,儘管偶爾也聽到上海人在聊天時出現鄉下人這個詞,但話語中已經沒有了蔑視的意思,僅僅是口頭禪而已。事實上,上海人對外地人是挺熱情的。比如說,人生地不熟,又不習慣看路牌記路的我,總喜歡問路,而被問到的上海人都很熱情的給我指路,看來“鄉下人”已經成為歷史。也許正是上海人觀念的轉變,上海的海納百川才使許多在上海讀書的年輕人願意留在上海工作。

 

上海是個不夜城,上海夏夜的氣溫也遲遲降不下來,傍晚走出家門竟有走近了空調外機的感覺。然而,在這似蒸的熱風中,卻有不少人坐在社區堛瘧薶上、石桌旁或水池邊納涼。坐在人們腳旁的或大或小的寵物狗則不約而同的大張著口,伸著舌頭喘粗氣。夜幕下,以跳廣場舞為鍛煉方式的人,則自覺的從四面八方匯聚到相對固定的開闊空地上,踏歌起舞。也許組織者更關注群眾的參與度,舞蹈的動作相對簡單,跳的幅度也不大,我很快就融入了跳舞的人群。但越跳越感覺肺被蒸得難受。於是,轉身向後想尋一處清涼地,但到處吹著一樣的熱風。回去的路上,我突然生出要在上海生活,首先要讓自己的心肺功能強大起來的想法。是啊!室內室外兩重天,呼吸的空氣一會兒熱,一會冷的,肺功能不好怎麼吃得消。不過,上海的清晨,雨後的夏夜空氣還是清新、涼爽宜人的。

 

在上海工作的年輕人都有一種我們年輕時大多沒有的拼命三郎精神,不少二十五、六歲的年輕人在單位已經是技術骨幹了,IT行業更是如此。有人兼顧幾個大公司的軟體專案,甚至做幾個大項目的專案經理,常常是八小時以外還有工作要做。他們經常吃過晚飯沙發上眯一會兒,再在電腦上編寫白天沒有完成的程式,然後一直工作到很晚才休息。家長心疼孩子,可孩子們自己卻不以為苦。相反倒感到自己作為年輕人奮鬥是第一要義,他們覺得這樣的生活不僅很充實,有成就感,而且富有挑戰性,真可謂緊張地工作著並快樂著。

 

我的兒子是搞會計軟體的,實施的是成本績效管理,預算、報表合併等專案。他不僅有自己擔任專案經理具體負責的專案,而且要負責上海分公司的技術管理、員工的招收和培訓等,真是忙得不亦樂乎。兒媳搞審計,忙的時候幾乎每天要加班到9點多鐘才能回來。所以我說是來給孩子們做飯,實際上要讓每個孩子每天認真的吃上我做的一餐飯還不是件容易的事呢。

 

在上海,乖巧懂事的兒媳不僅媽媽不離口,而且眼快手勤的幫我做這做那,還總是說媽媽你休息讓我來做,或者為媽媽倒茶拿水果,待我那個親喲,讓我越來越堅定了兒媳就是女兒的念頭。

 

兒子在兒媳榜樣的激勵下也變得善解人意,細緻周到起來。這不,一下班趕快回來陪媽媽,並抽空陪媽媽到社區、商場轉轉,或者到空地上打會兒羽毛球。總想著呵護孩子的媽媽,在上海,反過來真切地享受到了有媳若女的幸福和兒子已經長大了的快樂。

 

2012.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