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誼之花

 

 

初夏,陽光明媚,鳥語花香。一戶人家的空調外機上兩盆花在微風中貪婪地接受陽光,快樂地交談,愜意地生長著。那是一盆樹冠豐滿,根根枝端簇擁著花骨朵,兩朵早開的花潔白、重瓣、散發著清香的茉莉,和一盆五片長圓形、胖乎乎、綠油油的葉子中間,兀立一根頂端有些弧度的紫色花莖的蝴蝶蘭。

 

從它們的對話中我瞭解到,茉莉花在這兒已經住了一年,只是冬天和初春的時候在一牆之隔的陽臺內飽飽地睡了一大覺。蝴蝶蘭則是新來的,她剛謝了妝扮春天的花兒準備休息呢。

 

蝴蝶蘭見到茉莉花顯然很高興,她激動地搖著花莖說:“早就從歌詞中聽說了您,真是百聞不如一見,您淡雅清新,美麗芬芳!難怪被唱響大江南北。”茉莉花被說得怪不好意思的,她把樹冠搖得花都快掉下來了說:“我只是棵平凡的花,哪有那麼好喲,是歌兒唱得動聽。您---蝴蝶蘭,一聽名字就讓人想到您的花一定像蝴蝶一樣漂亮又靈動,我好想看到您開的花”。 “是嗎,您真的想看到我開的花?”蝴蝶蘭說,“那我就試著讓花兒再開一次吧!”

 

於是本該休整的蝴蝶蘭重新振作了精神,她努力地從空氣中,從土壤塈l收營養物質,積極地進行光合作用,讓自己儘快地恢復體力,終於有一天她讓花芽出現在花莖上,又過了些日子,一朵頗大紫紅色若蝶的花兒俏麗地躍上了枝頭。“真漂亮啊!”茉莉花的讚歎聲婸q著濃濃的花香。“美麗的茉莉花,只要您喜歡,我不僅要讓這朵花繼續長大,還要開出更多、更好看的花。”就這樣,這兩盆花就像兩個好朋友一樣相互欣賞著,互相鼓勵著、讚歎著,並藉馨香芬芳著彼此。

 

畢竟是夏天,天一天比一天熱,特別是被正午火辣辣的太陽一曬,兩盆花的葉子就不約而同的耷拉了下來。蝴蝶蘭的葉子還開始變色。儘管如此,這兩盆花依然因為能夠相互欣賞,共同交流而開心著、快樂著。

 

 可是,愛花的主人捨不得花被曝曬了,把兩盆花分別端到了客廳和陽臺上。客廳和陽臺間隔了一個大房間,兩個朝夕相處的好朋友現在不止是無法交流了,連面都見不著了。

 

鬱鬱寡歡了幾天後,陽臺上的蝴蝶蘭終於嗅到了茉莉花的香,她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此時,她突然想起自己的承諾。於是,專心致至地蘊花、開花。茉莉呢,她每天總是讓自己盡可能多的開花,並努力讓花馨傳得更遠,希望讓蝴蝶蘭能夠循馨找到自己。可是,二十多天了,她竭盡全力開花,卻沒有得到蝴蝶蘭一點點資訊。她開始絕望了,葉子顏色變淺並耷拉起來,花大片地脫落,少數還留在枝頭的花也都變成了乾花一樣的枯黃色,一點兒也沒有生氣。

 

眼看著茉莉花不行了,主人連忙給她澆足了水,並施了點薄肥,搬回空調外機上。此時的茉莉隔著窗戶終於看到了生機勃勃的蝴蝶蘭,她的精神一下子振奮了。蝴蝶蘭呢,看到幾乎認不出來了的茉莉,心裡不免難過,但還是滿面笑容地搖動著已經開了4朵花的花莖。彷彿在說:看,我為您開了這麼多花,您也不能洩氣,加油啊!

 

季節走到了秋天,此時,蝴蝶蘭在陽臺內正高高地擎著盛開的五朵花兒,頻頻地向著窗外打著花語。空調外機上葉色已經轉成濃綠的茉莉,則不停地搖動著又遍佈花骨朵的樹冠,回應著蝴蝶蘭呢。

 

                                 2013-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