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執著的求學路

國慶前夕,我陪母親到鹽城看望了她闊別五十年的同學。置身在比共和國的年齡大十三、四歲,已經步入老年,卻孩子似的張揚著久別重逢的激動、喜悅的三位當年江蘇教育學院優秀畢業生中,我不禁萌生了寫寫母親執著求學經歷的念頭。

母親是個特別愛讀書,也特別聰明、會讀書的人。可是因為祖母去世得早,溺愛母親、怕母親遠走高飛的曾祖母、太祖母卻在母親的求學路上設置了重重障礙,讓母親為求學付出了常人無法想像的艱辛努力。

曾祖父是當時十堣K鄉知名的、擅長做皮衣的裁縫,和許多開明的生意人家一樣,母親到了讀書的年齡就被送進了私塾,旨在學會算賬記賬的本領。

母親從啟蒙到讀小學高年級時,記憶和理解能力都表現得特別強,學得輕鬆且成績一路領先,受到老師的鍾愛。上五年級時,有著頑固封建思想,根植養兒防老觀念的曾祖母、太祖母認為母親學到的知識夠用了,口頭反對母親上學無效,就將母親的書包藏起來,將繁重的莊稼活交給母親。就在母親賭氣快拔完一大塊田的黃豆時,老師來家訪了,聽著老師對孫女不絕於耳的稱讚,看著孫女小手上的累累血泡,曾祖母心軟了,把書包還給了母親。

小學畢業後,說什麼也不讓母親考初中,母親只得在家勞動一年。這一年中,母親無時不在想著學習。聽說金沙有個師訓班,不用交學費、伙食費,只需學習六個月的時間,就可以做教師。母親就跟曾祖母反復提要求。曾祖母被孫女纏得沒辦法,想想六個月的時間不長,做個教師也不會走遠,於是同意母親考師訓班。

師訓班的入學考試安排在南通市中學聯合招生考試的第二天。母親順道南通先參加了初中入學考試,考試一結束,連夜乘烏蓬船趕到金沙,又參加了師訓班的入學考試,結果兩處都錄取了她。熱愛讀書的母親最終還是瞞著家人上了當時的南通市第三初級中學。

以為母親在金沙上師訓班,家人只給了她些許零花錢。沒有學費、伙食費的母親,只得在同學幫助繳了學費的情況下,住在南通城西開裁縫店的外公(曾祖父的女婿,當時已另立家室)鄰居家,吃在外公處,每天往返於東北營的學校和西南營的住處,過起了艱辛的求學生活。

住在外公的鄰居家,母親每天得先起早幫他們買豆漿,做衛生,再到外公處簡單地吃頓早飯去上學。外公是個糊塗人,母親在他身邊不僅沒有得到很好的照顧,還常常遭遇沒米或沒柴的狀況。一次外公因事外出,母親中午放學回去後怎麼也找不到米,好不容易找到糝子時,卻發現沒有柴火,最後不得不從草屋簷拔下幾把草來,燒了點半生不熟的糝子湯吃了去上學。

俗話說,沒有不透風的牆。一學期還沒上完家人就發現了母親在南通上初中的事,甚為生氣。待母親從學校回來後,就再也不讓她唸書去了。害得母親只得呆在家媦け菛坁瑤瓞ヾA數到缺了273節課時,惦記學生的班主任老師從南通坐船家訪來了。

班主任為了留住好學生,甚至承諾安排孩子住校,不收住宿費,免費提供中餐。相對開明一些的曾祖父也跟著班主任做起了曾祖母的工作,母親更是淚流滿面地堅持要上學。在這種情況下,曾祖母只得有條件地同意母親跟老師回去上學,這個條件就是畢業後只准考師範或護校。

初中畢業後,母親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南通師範,在南通師範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並以入黨聯繫人的身份認識了我的父親。

畢業實習不久,父母親同時被母校推薦到江蘇教育學院深造。

曾祖母這時又舉起了反對大旗,事實上家埵野|位老人,母親實在是脫不開身,同樣失去了母親且是家中長子的父親也無法脫身。於是,兩人商定讓母親出去上學,父親工作、照顧雙方的老人。就這樣,母親得以重回自己喜愛的校園。

三年後,從江蘇教育學院以優異成績畢業的母親,放棄了到部隊做文化教員的機會,被分配到南京大學化學系做助教,並擔任系團總支副書記。一年後因為我的出生和老人們的強力要求,不得不調回老家工作。

母親的這段求學經歷是我們姐妹耳熟能詳的,但這次在聽到她從北京中科院某研究所研究員和鹽城郊區主要領導位置上退休的兩位同學反復對我說:你母親當年是我們系學生黨支部書記,是我們學習的榜樣時,我心中油然而生對母親的歉疚之情。

是啊!如果不是我,不是我們這個大家庭的牽累,母親應該擁有更值得自豪的人生經歷。其實,像母親一樣為了家庭甘願犧牲個人前途的女同志還有許多,她們都是值得人們學習和敬重的人。

                  

                      20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