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筆壘   2021.8.2

 

 

五十年前的今天,你在一群充滿憧憬的年輕人努力下誕生於一個充滿硝煙味的環境堙C當時你也曾為越華文壇增添了一點兒光輝,給年輕人增添了一點兒精神糧食,甚獲得年輕人的愛戴。熱愛文藝寫作的一群更是給予你熱情的擁護與支持,文稿詩作如泉湧至,一時氣氛萬千。

本以為你可以抱著理想穩步前行,讓一群熱愛文學創作的勇士猛將用筆桿合成堡壘捍衛自由,喚醒昏睡的人描盡人間的「真、善、美」。

    豈料,你不是疾風中的勁草,而只是株初生的幼苗。經不起動盪時局的蹂躪,你的生命還未滿周岁就奄奄一息,夭折在百般無奈之中!

    還好,在這半個世紀以來,斷斷續續的還有人記得起你,並談論及你,「筆壘」總算沒白來到過這個世間來!

    正如古風文友曾說:“幾十年前的往事並不如煙,我仍然記得當年在西貢陳興大道能詩汽車修理廠鄰近的一間茶室與一群醉心文藝的文友討論「筆壘」創刊的聚會。和其他文藝刊物一樣,「筆壘」雖然已走入了歷史,但卻是前越南華文文藝界的一塊里程碑。”

懷念之餘,謹借用「筆壘文刊」創刊號的《序》和幾篇作品跟今日分散在世界各地的筆壘同仁和讀者一起回憶一下筆壘情,也順此讓各位新知認識一下已走進歷史的「筆壘文刊」;更願大家繼續努力發揚優秀的中華文化!

 

『筆壘』封面二字,是方明親請國文老師題字的。

『筆壘』出版第一本書,是易心弦最先睹為快,

因為出版後易心弦家庭義務負責訂裝,前後事件易心弦乃真正歷史人證。

另一歷史人證是雪梨☆江漢祥兄,與南國徐永華同是穗城校友,

『筆壘』出版後江漢祥兄從易心弦家漢達載著『筆壘』分派給部份文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