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組關于南京的詩


南京

這城市上空的雲顛簸著乖戾之氣
彷彿女人的裹腳布,盤旋而下
壘起一座又一座小朝廷——
一座又一座墳墓

紫金山以南,秦淮河兩岸
桃花和垂柳在霧中拉網
它們熟練精準的操弄著管弦
讓劍戟于武庫默默發芽

富庶與繁華這美麗的小鮮肉
是個嘴唇就都會喜歡
無論是北方的刀,東瀛的炮
這堛甄陪僖鄔C嚼出黃金的味道

我常常在台城的煙雨中徘徊
千年的傷悲彙聚成玄武湖水
如果斧鉞真能讓人心下跪
那人心就是一堆野狗愛舔的大便

玄武湖

六個朝代的淚水
不間斷落下,集腋成裘般
彙聚出這一片渺茫
在這堙A五湖四海不再是
一個不著邊際的成語
而是醒目亮眼
旋轉四季美景的郵戳
波浪的文字:深情款款
岸邊的草木:且歌且舞且哀傷
一年又一年
鳥的喉嚨堣斷朗誦著韋莊的詩句
它們如此的喜歡
端坐于煙柳的課堂

     
註:韋莊詩《台城》
      江雨霏霏江草齊,六朝如夢鳥空啼。
      無情最是台城柳,依舊煙籠十里堤。

      再註:玄武湖畔即台城

中山陵

紫金山不高
一些頂尖的死亡
在這堳鶚|,最高的一座
是中山先生。死和死
從來就不是一回事
總有一些人在暗夜
撿起一些石頭
總有一塊石頭能夠
把天砸出個窟窿

只是這窟窿
不久就被扔石頭的人
合攏

中山先生睡在這
他扔出的石頭
剛把天弄出個窟窿
那石頭,就落到了地下
將他的腦袋
砸開了花

莫愁湖

傳說,像露珠
在荷葉上來回滾動
提煉出善良,與邪惡
水,載得動的是舟
載不動的是愁
柳葉竊竊私語:人間的是非
比起自然界的風雷
更讓人琢磨不透
一只螞蟻,爬到了莫愁女像的頭頂
它尋覓了很久
渴望得到一根蠅翅
摸到的卻是:白髮如縷

夫子廟

貼在牆上的論語
和刻在骨頭堛瑤袘y
水乳交融
流動在人們的目光和步伐
但不在欺騙人的小吃
和服裝
一些時代的精英或書呆子
壘起了此地的繁華
跟隨著他們袍子而來的
是如花似玉的虱子
笑聲,水波
終日追逐于秦淮河畔
月亮,也開始以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的步子
夜夜在煙水的上空
謔浪

白鷺洲

      三山半落青天外  二水中分白鹭洲
                李白——

移植之美,白鷺洲的濫觴
手法上借鑒了文學
惹禍的都是水
包括采石磯上撈月亮的李白
載舟覆舟
只是:白鷺洲的水
載著花堶J哨的畫舫,堶
裝滿了行屍走肉
白鷺洲,像一個布袋
闊大,無底
可以容納夫子廟秦淮河潑出的
剩菜殘酒

小的時候,我日日在此閑遊
桃花與蘆葦
紅白度春秋

瞻園

樹木瞻望歲月
自明朝以來,葡萄籐的子孫
生生滅滅,伺候了
形形色色的主人
我來時,一片落葉
落在我的肩頭,彷彿一段
欲言又止的心事
假山其實不假,盡管
說假話的時代從沒有過去
那些石頭卻甯死不屈
被子彈打成了千瘡百孔
風穿過身體可以
謊言之路——妳就改道吧

棲霞山

紅葉滿血復活之時
喧鬧的人群像機槍管
剛剛射出的子彈
楓葉千瘡百孔,在寒霜的懷
療傷。有時,一陣風
能夠讓樹葉的演講
滔滔不絕。而石頭的佛像
用錘子砸了,依舊沉默
並不咬牙切齒,最多
將砍斷的骨頭裸露
無需淚水,更不留血痕
一座山的聞名,往往和寺廟
脫不了關係
紅葉脫落之後,江水開始返青

雨花台

落花如雨
我認定:這事是真的
只是這花
不來自天上
而來自極樂的西方
佛,因此而有了落腳的地方

美和詩被強奸
則是公元二十世紀
上半年的事情
一群自以爲有信仰的人
和另一群也自以爲有信仰的人
互掐
一方的臉,被另一方的利爪
抓出了血痕
據說,此後,這堛漯
開的更豔了
只是,不再從天而降
而是,如口號向上

長干里

童年的美是清澈的秦淮河水
童年男孩兒的美
是一匹竹馬
童年女孩兒的美
是一朵青梅

美和美的歡聚
令春風緩慢的生長
美和美的離別
令落葉飄零寒霜

此地有絕響
由一波,向另一波
傳遞

明城牆

從萬里長城中截取一段
就像從真理中截取一句名言
當然勝過了原著的鋪張
據說,每一塊磚頭堻ˉ暰擗F米汁
江山須用人的營養餵養
方能如鐵打
可惜了,城牆再厚
也厚不過人心的向背
城門的開啓不過是嘎吱一聲
城牆依舊
城牆上的旗子
飄的是另一個碼頭

夜深人靜時
翻牆的月亮模仿著
竊國的高手

湯山

煮山的水
煮出了雲蒸霞蔚
煮人
煮出了汗
和人性多于的部分
一煮,再煮
煮出了:聞名遐邇

好一鍋湯啊
好大一個饅頭
養肥了
方圓幾里的活物?

老門東

我經常回到這
爲了蜜糖的口腔埵陪W膽的回味
它斑駁低矮的房子
長滿歷史的毛髮和牙齒
貧瘠肮髒的街道堆積童年的恥辱
但令我驚異的
卻是那流星般閃耀的快樂

盡管柏油路現實一樣覆蓋了
這堛熔M晨與黃昏
青石子的記憶卻似漫天的星星
潛泳于我骨髓的海洋
那些滾鐵環稚嫩的手
早已粗糙成馬蜂窩的表面
時間,總是以一個幻覺病患者的神情出現

如今,謬誤的門牌被重新更改
歷史,這善變的妓女
臉上又重刷了一遍油漆
以塗脂抹粉的姿態開始站台
身後伫立著滿身油汙與銅臭的
名叫市場經濟的老鴇
她們變態的美正為時代立碑
為此,我也像遠道而來的遊客一樣
心生歡喜
然後,轉身
狠狠的吐一口痰
我呸
 

 

                                    2016.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