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父親的詩

 

寫在父親逝世

廿週年紀念日

 

我看見您慢慢睡去

在星期四的淩晨

二十年前的冬天

有著異樣的寒冷

 

您睡去,家徒四壁

親友們從八面彙集

您看不見他們了

他們依舊在人間演戲

 

而我,卻死死盯住您的臉

您的臉帶著風雪後的寧靜

二十年後仍然在我的眼前

展開一片起伏的雪景

 

我盯著您的臉

再望一望它面對的屋頂

那堙A是很大的空白

就像沒有瞳孔的眼睛

 

那個屋頂已不存在

它變成了一片嶄新的小區

而我人生的屋頂啊——父親

已變成一塊冰冷的水泥

 

二十年歲月如夢

您常來我的夢婼秅

夢塈甯O您兒子

醒來我喊您父親

 

我一天天向您靠近

您一天天變得清晰

如今的冬天已不再寒冷

我想您也不再下雪而只下雨

 

星期五已經來臨

它成了別樣的風景

我像一枚永琲熊[珀

在星期四的淩晨結冰

 

寫給父親的歌

 

我看見,許許多多的人在屋子

看著您,就像看一件過了期的物品

惟有我,目光的釘子釘進您的軀體

眼眶堣w再流不出,悲傷的淚滴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很多

很多的屋頂,全都是爲別人

擋風避雨,惟有您,我可憐的父親

庇護著我的任性

 

門外,大雪紛飛

有幾朵不要命的撲進來

它們在您的臉上、身上,親吻、融化

延續著我,久已乾涸的淚水

 

您在人群堙A孤零零的躺著

看上去多麽像一只琥珀堛漫讕

栩栩如生,清晰如昨

任我怎麽摸,摸到的都只有虛無

 

我習慣了您的生

習慣了您的責罵以及對我頭髮的撫摩

我還沒有習慣您的死

原本就無意義的人生叫我如何度過

 

我不能隨您而去,父親

貪生怕死是我惟一的借口

臨終前您對我說:照顧好你媽、弟妹

這是我苟且的另一個理由

 

在星期四的夜堙A您握住我的手死去

星期五很快就來臨

在時間看來不屑一顧的悲哀

卻在我的骨髓堬`深的紮了根

 

現在,我快樂的時候想您

您苦難的一生再也沒有幸福來平衡

我痛苦的時候想您

我的哭,再也找不到屋頂

 

我在人多的時候想您

您的一生多麽的寂寥、悲慽

我在沒有人的時候想您

惟有在您面前我才是塵粒

 

我在夜深人靜時想您

我知道,窗外的星星一定有一顆是您

我在光天化日之下想您

您的手一直在用陽光摸我的鬍鬚

 

我總是沒來由的想您想您想您

想著想著就下起了傾盆大雨

                    2016.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