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

 

       1 

十月虛構的陽光

從一座門樓上升起

風雲喑啞

遊走于窗紙

斑駁的牆壁將潰爛的傷口

裸露。繃帶纏成的六歷史

變成了廢棄的文字

從廢墟堳_煙的人們

衣裳襤褸

邁著枯樹枝的步伐

於陽光呐喊

 

       2 

一個人舉著瓦刀的手臂

高呼:站起來了

回音的森林

匍匐成甲蟲

鏡子媥l下公分母

圍著瓦刀的手臂

跳舞。新的旗幟在風中

新的面孔的火焰

排列成標準件的蠟燭

山河完整

生靈塗炭

 

       3 

於是,急行軍的夜

以闊大語言的武器

攻城掠地

佔領一張又一張

竹篾似的臉

太平間般的模具

卡在他們中間

悲喜的表情

隨按紐湧現

岩石們奔走相告

“花朵都是草”

 

       4 

下水道的幽怨

在黑暗媦蝶

太陽的馬達

驅趕億萬神經

奔向同一片渺茫

山巒消失殆盡

沒有不同的頭髮

豎著色彩的旗幟

懸在高空的利斧

轉動巨大的探頭

“誰的好脖頸啊”

 

       5 

秦始皇在一顆痣

睜開了第三只眼睛

歷史不重複

蜥蜴變換的

僅僅是皮膚

一只曲子

被大大小小的喉嚨

唱成千穿百孔

驚散了一群群

充滿個性的鷹

海草木皆兵

 

      6 

機群俯衝

文明之山起火

集束炸彈接二連三

夷爲平地的思想

板結成鹹菜乾

人們在鹽鹹地堭舅

掘出了滿地的假牙

時代的百葉窗

被謬誤的天氣擠滿

一個穿真理外衣的人

壘起了塑料的山巒

 

       7 

如果邪惡的岩石

在人心的土壤紮根

天空的光芒

也會充滿松針的仇恨

獸性脫離了獸皮

穿成了人衣

心跳被遺棄

溫柔之路被遺棄

七月的蓮花

不夢見晴空碧水

而碎屍於淤泥

 

       8     

電影院堛漯慾H

用批判的耳朵傾聽

遙遠的武訓的聲音

那個可憐的陰魂

抽出自己的白骨

砌成學堂的牆壁

試圖打開

一些盲人的眼睛

“呸——!”

坐在黑暗中的盲人

張開了唯一健康的嘴

 

      9 

一個站在風堛漱H說

好冷。五把刀同時

插入他的背上

他因挺胸而疼痛

因疼痛而叫喊

因叫喊而把牢底坐穿

那些受刀鋒的寒光照耀的

不再受顧於陽光

風扳著手指

獄窗打嗝

石頭坐轎

 

      10 

狗嘴埵R出了

一九五七年的夏天

陰謀的大象

邁著王者的傲慢

將抵達陷阱的獵人計算

語言編隊

撲向屠刀之網

良知的大樹

被無情地砍伐

夏天,饑餓的夏天

從此在狗尾巴上搖幌

 

      11 

歲月癡人說夢

權力的屋頂

發出星球偏離軌道的聲音

小高爐炮制啞彈

嗶剝於大街小巷

手臂的森林揮汗如雨

肉掌把山巒開劈

總是人自不量力

在製造神話故事的同時

以爲自己也成了

神話堛漸伎

 

      12 

高亢的音樂

在餓殍遍野上空回響

腸胃呼救

重重疊疊的廊柱

裝聾作啞

取悅冷酷無情的太陽

災難深入腹地

深入浮腫的心臟

夜的列車,破舊、綿長

停在鄉村、田野——

運載無休無止的死亡

 

      13 

三面猩紅的旗幟

如血河,飄在空中

無數的病魂

在其中游泳

蒼天彎下了脊背

老淚縱橫

鞋印佈滿河的兩岸

如驚弓之鳥

而南征北戰的雲

馬不停蹄

追逐血河的浪潮

 

      14 

沒有錯誤的燈盞

能夠闡釋黑暗之門

沒有凋謝的真理

能夠重返昔日的青春

沒有病人

能夠洞悉內部的傷痕

沒有劊子手

能夠面對洗手的金盆

只有經歷了冷暖

才能懂得火熱水深

誰,是那趨冷近暖之身?!

 

      15 

口吃的雨水

沿街叫賣謊言

數不清的陰天

排列成吉祥的燈籠

口號繁殖力旺盛

果實在夢中做夢

短跑者死亡

長跑者失蹤

一群白色的蝴蝶

凍僵於北風

夜色,藏匿在夜色中

 

     16 

兩只毒蜂

在皇宮的瓦縫堛孜

猙獰之霧瀰漫

暗藏刀鋒

混凝土的結構瓦解

殺機躍出水面

一只雄峰

率領著一大群浪花

與另一只雄峰抗衡

海搖搖幌幌

成爲蜂嘴堛漱@匙羹

 

      17 

終於,風暴來臨

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氣體的風暴旋爲固體

電閃雷鳴十年

聽命於一只手,一張嘴

兩孔變幻莫測的眼睛

道路被殺戮

屍體橫陳

一副副手套堬捱’撣{

日與月,輪番上陣

殺紅了裸體的眼睛

 

      18 

天空慘烈

大地呼嘯鐵釘的語言

狐狸披上虎皮

狼與羊通奸

所有木頭磚頭石頭

圍著同一個名字跳舞

從墓穴娷膝X屍骨的聖賢

被再次揮鞭

太陽亂倫,星星反目

月亮的溫柔之臉

一夜之間削成了刀片

 

      19 

與標語交媾的夜

沿牆壁行走

屠刀彎向五千年的酒杯

沒有人知道

手握屠刀的是誰

歷史塈鉹ㄗ鴞^聲

牆上的文字

斟滿洪水猛獸

魚和龍,撕殺又交尾

一把又一把尚未刷漆的椅子

被狂熱的語言灌醉

 

      20 

書頁翻開

一串串單調乾癟的火

口乾舌燥的人們

帶著大無畏的表情

在堶探宏R胳膊

一代人被餵養

廢墟如山花爛漫

朵朵金屬的腦袋

在牙尖上旋轉

丹青沉底

白紙飛翔

 

      21 

這是瘋狂的時刻

這是悲哀的時刻

性慾旺盛的愚昧

四處尋找播種的機會

智者的舌頭

和聖賢的靈魂被一同發配

蹲伏在長夜堛漸衈Y

默默等待著時間的玫瑰

這被文明遺棄的種族

迷失了骨頭堛漪P輝

那提著燈籠的,是誰?

 

      22 

世界的垃圾箱

沒有沉睡的獅子醒著的龍

只有一坨屎上的蒼蠅

終日嗡嗡

只有彼此帶電的仇恨

呈現腐爛的過程

只有停止發育的脆骨

在瘋狗的嘴堥寵

只有發黴的眼睛

在鐵皮的後面

追臭逐腥

 

      23

先於死亡的

是對於灰燼的嚮往

所有的死亡都是心的死亡

凶器渴望血

腐屍渴望鷹

僧侶渴望涅磐

在風暴媯炫h力盡的人們

渴望一張床

擱淺的夢想

被命運之手推動

緩緩靠岸

 

      24 

終於,黎明的燈盞

從一具僵屍的鼻孔

亮起。這帶骨灰的黎明

拖著長長的辮子

出自同一只繭

只有半扇翅膀半條腿

馱著黑夜起飛

金色的蜜蜂復活

自山崖的峭石縫

銜出帶刺的種子

在牆壁上作曲

 

      25 

鍍金的時代煙花般來臨

管道淤塞已久

重新被廓清疏浚

歎息太深

需要假嗓子的高音

卡在喉嚨堛熙膘

咳嗽一次

就嘔吐一次

脫節的關節再次鏈接

骨縫堛犖q

猶帶著嘶啞和呻吟

 

      26 

於是,盲鳥們紛紛詮釋天空

佔據巢穴

和有利地形,與真理攀親

千帆兢發,馳向天邊——

他們木製的內心

隘口擠滿唾沫星子——

那渴望訴說的人群

大地上日夜迴盪著

建築工地的嗓音

一些出土文物

充滿了凱旋的表情

 

      27 

真實的夜是一種罪行

虛假的太陽是一口陷阱

沒有終點

沒有明天的黃金

只有一尾石化的魚

圓睜著疑慮的眼睛

蟻群歌唱夏日

花朵做愛春風

身後覬覦著尖利的冰封

未來的高腳杯

是空的,旋轉於雲中

 

      28 

尋求之路即逃亡之路

悖論的貓用瞳孔

測量帶日影的正午

猛禽巡視長空

發現了影中的軟體動物

腳跟堅毅

疑問來自道路

水流遵循河床的指令

山巒把山巒重複

死於開始

生於結束

 

      29

河中的斷橋拉上了繩索

幸福的人們從兩岸集合

拳師微笑

白晝一縱而過

羊不理解狼的邏輯

虎不唱鹿的歌

大地之樹在雲中耳語

人只能過圈套又圈套的生活

世界鋪展成電視畫面——

那猴子的手

搭起的空中樓閣

 

      30 

吸附在殿脊的鴟吻

內心柔弱

宮門傾斜殘酷的角度

桌椅的關係秘而不宣

門縫媬弇y進出

一副面孔代替另一副面孔

來自同一位師傅

那日夜睜著眼睛的

緊抱住同一根鐵柱

傀儡唱戲

導演拉幕

 

      31 

一場風暴不期而至

帶來了刺和叵測之心

六月四日

依然是歷史深處

長出的鬍鬚

血並不能開闢道路

將胡同輪回

一個在骨髓堨摒}的民族

不知道怎樣鍛造白銀

只會提著針管

亂戳一氣

 

      32 

在白晝的長桌上

夜與夜乾杯

專制之戲尚未落幕

物慾的巨獸急忙忙登台

詩,這長夜的淚水鑄成的劍

於雲後的星星上倒垂

是白晝充滿了虛僞

是虛僞讓詩人陶醉

是陶醉讓氣球上天

蚯蚓的脊背

在土娷蔓挐y屑的殘片

 

      33 

崩塌之勢,如雨

在苦丁茶堨[速

兩種火焰似困獸相鬥

征戰於書本華服

那些貧窮的紐扣

饕餮著大嘴

用塗滿毒汁的利齒

將書本的頁碼一一撕碎

噪音堿麛晰飛行

時刻準備著

去啄食黃金

 

      34 

於是,時代敞開大腿

沿街叫賣

失明的燈火

揉成一團又一團肮髒的抹布

杯子被擱置

蛆在真理之果上築巢

春天的枝頭開滿銅臭

一群群上足發條的屎殼郎

擠在榆樹之巔尖叫

“我們白癡做夠了

現在,我們要享受”

 

      35 

誰在時間的柵欄上跨越

誰在矛盾之門聚焦

無法癒合的傷口不斷化膿

海被堵塞了尿道

早晨的樹木有新的斧痕

死去的烈士不需要追認

醫院人頭攢動

手術台卻落滿灰塵

未來的講壇上

是什麽在爆炸

沒有了。沒有了表達

 

      36 

過去是傾圮的城堡

現在是無夢的沙灘

八面風浮起紙鳥

千條路托住鐵蛋

世界在大霧堹閬

豎著永琲漫t帆

在大限到來之前

詩人張開了投胎的翅膀

他銜著悲哀的種子

沿白楊樹遮天蔽日處

低低地歌唱

 

                    2016.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