炊 煙

如今
有炊煙的地方
依然是詩意嬝嬝娜娜的地方
在深山,在僻壤
在日落的黃昏

沒有風的時候
炊煙像垂直起飛的鳥翅
幸福的與白雲接吻
有風的時候
炊煙就彷彿魚群
從東向西
或由南向北
亦或由西向東
由北向南
游去

近處,是熱鬧與歡樂
遠處,則安詳如夢

夜宿泗洪

有魚腥味用游魚的速度
從洪澤湖漫漶過來
安靜的夜
因蛙鳴而愈加幽靜
蛙鳴,如波紋的中心
由遠而近
顫動着我的夢
從窗帘的縫隙裡
我看見了星星
有幾顆很大,很亮
而更多的很小,很暗
後面的夜空則很黑,很虛
一隻煙囪依然在冒煙
傲慢!肆無忌憚

再重返夢裡的時候
我覺得自己
變身成了一尾魚

詩和遠方

這兩個外表長相不同
骨子裡卻是孿生的姐妹
一個在不斷的開花
一個在不停的做夢

在我們哀傷的季節
在暗無天日的深夜
我們握住她們的手
眼中的淚水也熠熠生輝

當然,人人心堻ㄘ白
花開並不常在
再美的夢也會醒來
但開過,就目睹了絢麗
夢過,就見證了精彩

想一想這倆姐妹
人生,這杯孤苦的咖啡
似乎就有些蜜糖加了進來

散步時的聯想

地磚鋪就的道路中間
是鵝卵石雕琢的路
腳在思考
滑翔的感覺好呢?
還是按摩的感覺好?
抑或,兩種感覺都品嘗品嘗
才更美好

可以任性選擇的腳
是多麼好啊!

非常可惜的是
我們的人生
都只有路一條——

死路一條

寬就寬走
窄就窄逃

與松樹交談

我知道
你喜歡風
以此來證明
你內心的強大

我還知道
你喜歡被畫在畫上
這樣
你的不朽
才會代代相傳

誰不喜歡呢?
開花
永遠是一件開心的事情

你旁邊的石頭
也想開花呢

可惜
它只開裂

拙劣的模仿着
我的人生

                          201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