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 髮

多的時候
不知道
多,是多麼的好!

黑的時候
不知道
黑,有多麼的奇妙!

稀了,白了
才知道  ——

秋天
怎麼來的
這麼早!

今夜,火焰說出

 

 人世間的憂傷

當暮色四起
我們開始下樓
尋找一小塊平整的世界
我們在上面畫一個圓
圓堶
爸爸在左邊
媽媽呢,在右邊

然後
我們用紙
在其中堆滿
已經失效的思念

滿月在上
親人在下

火焰用跳動
說出人世間的憂傷

水 牛

在田裡
它專心致志
默默耕田
並不嘆息,或者抱怨
只是,偶爾
仰一仰頭,看一看天

在河裡
它無聊散漫
一半的身體沉入水中
另一半的身體浮出水面
嬉戲於水
它只管悠閑

那些欺負它的蒼蠅蚊子
讓它們欺負好了

——不過就是蒼蠅
    不過就是蚊子

下班的時候

下班的時候,我往西南走
起先,有一小段路
我向北
然後,地鐵帶着我往西南
我知道
地鐵要穿過一條河
河很著名
只是,我在地鐵裡看不見

出了地鐵
我由西向東
和許許多多下地鐵的人
逆勢而動

這時
夕陽把我的影子拉的很長
我呢?
我將兩臂平行的伸展
嚇了我一跳——
地上幌動了一個黑色的十字架

認賊作父

這個
將我的心
偷走的傢伙

我多麼的愛他啊!

我要用我
一生的心血
小心翼翼的侍奉他

把他當做我
親生的父親一樣
伺候

他的名字
叫做

                           2016.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