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一口酒
寫一句詩

寫一句詩
喝一口酒

詩成
酒乾

天徹底的黑了
我徹底的醉了

我還要喝

什麼?
沒了


用那些句子
把空酒瓶灌滿

九月的

稻子們青中帶黃
朝向:   漸漸成熟的方向
帶着半分猶豫,二分渴望
三分恐懼,在直腰與彎腰之間

經驗再豐富的狗
也辨認不出來四季
他們敏
銳的練
永遠在陌生與熟悉的

面孔、氣味、與衣服

高興的是雞,不用主人的賜予
草叢裡大自然撒下無數
豐盛的紅利。它們的歡愉
具有人類在微信裡搶紅包的樂趣

鄉下的親戚對我說
許多年以前還可以淘米洗菜的河
現在,已被這堛漱u廠
製造成了一名直腸

稻 子

在稻子與稻子之間
我看見,稻子
在我們南方,我很少
看見麥子。現在
稻子快要熟了,但還沒熟
它們正由青色向黃色
過度,像我一樣
由中年,過度到老年
從趾高氣昂,開始漸漸
懂得了彎腰,並清楚的知道
老了,離死就不遠了
死,其實就是被什麼吃掉
稻子,被人吃掉
人,
絕大部分被病魔吃
也有人被繩子,或毒藥
還有人,被火,被水,被牆
被石塊,被槍子兒,被刀

只有極少數的幸運者
被自己的睡夢,美美的吃掉

最後,無一例外
都得,被土,吃掉

                    2016.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