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祖國

三千年的淚水

我們的沉默

每一次
伸出水面的吶喊

都變成了
下一次沉默的源頭

保羅·策蘭

他有傷
他用傷口說話
他說傷口化膿的話

傷口徐徐的開花

傷口
是石頭

試圖敲門的人
都敲斷了自己的骨頭

在涇縣雲嶺

  新四軍軍部舊址

門前的清泉
一直在婉轉的流
洗白了水下的石頭

我看見
一群充滿了理想的人
曾在此
進進出出
他們都很年輕
他們想用鮮紅的血
扳直彎曲的天空

許多人血流盡了
身體被倒掛了起來
還有一些人
坐進了金鑾殿

天空呢
還是那麼的彎曲

在浮梁古縣衙

夕陽塗抹着西塔
直苗苗的西塔看上去
彷彿是一個清官
只是,臉紅的不像樣子

衙門的確開成了一個八字
門前放着鼓
門裡放着審判用的桌子
許多人像模像樣的坐上了
桌子後面的太師椅子

無論男
也無論女
無論少
也無論老
都拿起了桌上
竹筒裡的驚堂木
對着桌子
狠狠的一敲

中國人骨子裡的那點東西
就敲出了竅

重 陽

一朵朵的菊花
撐開了陶淵明的骨頭
在花下
我尋找東籬
然後,我抬起了眼睛
我看不見南山

多少高樓拔地而起
天空不再是天空
而變成了
雞零狗碎的幾何

我跪在菊花的面前
羞愧不已
對不起了!祖先

麻 雀

多少人感嘆生命的短暫

我看見麻雀
來到我的窗檯
一隻,兩隻,三隻……
有食,就吃食
沒有食
就張望張望

一點頭,一翹尾
幸福就在堶惟着弧線

然後,我就去上班
像麻雀的點頭
然後,我就下班了
像麻雀的翹尾

在皖南

在皖南
我願意做潭水邊的一朵桃花
在深千尺的鏡子裡
度過燦爛而華美的一生

最後
我喜歡鏡子把我揉碎
碎成李白送汪倫的詩篇

然後
我沒了
群山之間
是凄美的春天

                2016.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