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鐵時光

地鐵穿過城市
像竊賊
在地下的每一個站台
覬覦我們

我們從地上
青春靚麗的下去
上來時
已滿臉皺紋

紹興魯迅故居

這些沾滿灰塵的老屋
日日細數着南來北往的步履
僅僅因為
這老屋堛漱@個人
寫下了一個都不寬恕的文字
這些文字
如同這個人的腳印
無需踏遍了萬水千山
只需踏遍一張張紙

這些紙,雪地一樣的白
他用文字的足迹
引領我
來到了這

路過打折店

路過打折店
一只大喇叭在喊
這是最後一天降價
過了幾天
我又路過此店
大喇叭還在,依然是
這是最後一天降價
一個月之後
我再路過此店
大喇叭同樣的語調在喊
這是最後一天降價
一年以後,情況照舊

我終於發現
大喇叭
是個政治家

搭 配

一些詞
和另一些詞搭配
就會搭出美
一些詞
再和一些詞搭配
就會搭出笑聲
一些詞
還和一些詞搭配
就會搭出眼淚
………………

美學的高手
總是用樸素的布料
裁剪並搭配出
得體的衣褲
他們從衣架子上走下來
成為有血有肉的人
然後
構成世界

最終
他們像一面面活動的鏡子

我們都在鏡子
誰都跑不出去

詩 人

他們試圖找到
隱藏在語言魚群堛滷K碼
他們知道
那些魚群早已石化
他們孜孜以求
令那些石頭發芽
然後開花

他們用嬰兒的嘴唇
咿咿呀呀
很多很多的成年人
就聽不懂了
——
那是成年人的耳朵蒙垢已久

詩人們
他們寫詩的唯一目的
就是要在這無聊、寂寞
肮髒而苦難的人間
建造起一座天國

詩人小說家

歎一口氣
沒有標點符號
這是詩人

喘一口氣,逗號
再喘一口氣,句號
這是小說家

詩人一句話就說到骨頭
小說家一句話先說透毛髮

拽着自己的頭髮飛天的
是詩人
不下雨也打傘的禿子
是小說家

他們最本質的區別是
一個有一說萬
一個,無中生有

                  2016.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