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冬天的林子

在冬天的林子
我注意到,所有的鳥
都喜歡在脫光了衣服的樹枝上跳
還穿着厚厚綠衣的樹上
沒有鳥

為什麼呢?
是啊,為什麼呢?
想了很久
我終於知道
鳥也是嚮往出名的
也希望自己能被世界看到
哪怕
被人看見的
是屁股

閱 讀

我總是在雨水堶探M找雪片
在積雪覆蓋的大地
尋找鳥爪的痕迹
在鳥爪淩亂的痕迹
尋找天意
在天意的鞭子
尋找一個又一個影子的軌迹

每一頁
我穿越詞的鎧甲
撫摸:  語言的心跳

十二月

樹林騰空了自己
為白雪挪出了位子
日曆脫光了身上僅有的衣服
最後的時刻總是澄明的
如彌留之際的遺言

白雲越來越白
比情人的皮膚還白
可惜的是
最先得手的不是我
而是霧霾

在十二月
我們扳起了指頭
細數那些逝去的無聊、無奈
然後
强打起精神
去跨一月那希望之門

十二月的夜

風帶着它的刀
削去枝條上的多餘
使已經凍得哆嗦的樹
更加一貧如洗

月光用羽毛握住了每一根樹枝

再大的搖幌和呵斥
也不能夠
讓它們飛走

在保利大劇院

 聽爵士音樂會

一支從加拿大來的薩克斯管
逶迤於沂蒙山
試圖:  拽住落日,不使其下沉
我看見,雅尼克·瑞約
一個英俊的男人
甩頭,弓腰,頷首,擺臀
讓千曲百折的腸子
婉轉出音符
讓每一個音色
都高高低低,長長短短
黑與白,淒厲而溫暖 ……
猶如一支大軍
行進在迷人的叢林……

大劇院堙A一只只耳朵
都在盡情的飲酒
顯然,每一只
都醉了

冬至的夜晚

一堆一堆又一堆的火焰
明亮並溫暖了街邊
令故去的親人的臉重現

我的爸爸和媽媽
手牽着手
從天堂翩然而下
他們用生前的苦難
一次又一次
在這樣的夜晚開花

我說,爸爸媽媽
這些錢,拿去花吧
愁吃愁穿的年代已經過去
我知道
即使在天堂
你們也一樣想家
我過得越好
你們就讓我的淚水
越稀里嘩啦

熄滅的火焰
我看見紙錢的灰
被北風的雙手捧着
一步一回頭的
往天堂堶

                 2016.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