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的早晨

 

人煙稀少

大街上,晴而冷

一些孩子因為寒假可以被中續夢

一些農民工

通過專列回到了鄉村

這時,最熱鬧的

是街兩邊懸掛着的紅燈籠

它們用肥胖

證明着我們這個時代少數人的富足

還有就是

清潔工的掃帚揚起的塵土

它們用另外的方式

為我們這個時代的肮髒做着注釋

每天,這個時刻

我都會從一座橋上走過

我看見,準備過年的河水

降低了水位

露出了淤泥的年貨

 

真快,幾乎就是

我觀察與思索的片刻功夫

一年已過

 

在陽光明媚的大寒日

 

陽光在飄

像流蘇一樣

撫摸着心如枯藁的樹梢

撫摸着向南的窗戶

窗台上一只靜靜的鳥的羽毛

撫摸着我的腳下

一株又一株

滿是玻璃心的小草

它們身上的薄冰一點一點的在融化

 

這溫柔的時刻

感染了我踩在草上的腳

然後,我的心也開始融化

我的頭髪

也變成了流蘇

模仿着陽光的形態

飄飄——  灑灑

 

一月

 

這是一個乾冷的月份

雪,停在北方的宮廷

也停在北方荒涼的曠野上

是南方的什麼

讓雪駐足?

 

大街上,所有的步履都開始

前言不搭後語

帶着新生兒投胎時的慌亂

害春節綜合症的人們

帶着他們的急切和不安

螞蟻一樣聚集于火車站廣場

 

像黃昏時分天涯的鳥

收縮着翅膀

歸巢

 

一年的開始

和一年的結束區別不大

都是無聊

勾肩搭背于——

無聊

 

斜坡

 

據說,生活

總是給人們安排了一個斜坡

一些人的樂趣,在爬

另有一些人,不斷滾落而下

我屬于第三種:   連滾帶爬

 

在這起伏突兀的世界

還有一些人

他們行斜坡如履平地

他們的腳下和內心

都踏着一雙神奇的謝公屐

 

會議室

 

平時,這堨u有桌子和椅子

以及可怕的寂靜,黑暗

然後,一些人進來

他們人模狗樣

他們的嘴比一般人的嘴都大

每一張嘴的下面

都硬着一副鐵石心腸

他們在這樣一間

名叫會議室的屋子

辯論、爭吵,最終,達成默契

用一個稱為決議的玩意兒

踐踏着別人的命運

 

黎明

 

從夢媬籊茠漱H

就是被上帝的一腳

從天堂踢向人間

特別是在數九的寒天

 

我醒來

天空之臉

也睡眼惺忪

 

霧埵釦@祟的影子

彷彿一個人身上的癌

它有一個和死人下葬時

讀音一模一樣的名字

—— 

 

我居住過的地方

 

它們像一張張記憶中的臉

當我回味起它們的時候

那些臉,壓縮成了一張張

老舊的唱片

 

它們平鋪在時光的長條桌上

如泣如訴

演奏着如歌的行板

有時,會出現一個深坑

而有時,會盛開一片桃林

 

彷彿人類的歷史

戰爭,分裂,亂世……

就是一個又一個的深坑

而盛世,太太平平的日子

就是桃花盛開的地方

 

在晴朗的冬日

 

多麼明媚的陽光啊

照在都市,也照在鄉村

這些陽光,像太陽的孩子

在城市的屋頂上奔跑

不管是窮人的屋頂

也不管是富豪的屋頂

在廣袤無垠的鄉村的土地上奔跑

不論是肥沃的土地

也不論是貧瘠的土地

不像那嫌貧愛富的北風

只欺負着破窗爛門的人家

 

我獨自一人行走在晴朗的冬日

從城市到鄉村

頭頂着奔跑的陽光

身上糾纏着北風

 

屋頂

 

以前的屋頂都殫精竭慮的向上

從屬天意

指向星辰和夢

翹起的屋簷都帶着謙卑

彷彿大地上

伸出的兩只手

對天地

打躬,作揖

 

現在的屋頂

無一不帶着棺材的表情

棺材板朝天

它們從不作揖

只作死

                 2017.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