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西路

竹西路在揚州的城東北
以前,路邊上有一座禪智寺廟
——  
那是夕陽的唐朝

在一個仲秋的黃昏
杜牧的步履
在此孤獨、徘徊

雨後寺院的靜
和寺門外的歌吹
統一於詩人的心扉

於是,詩人寫下
誰知竹西路
 歌吹是揚州

一千二百年之後
我也在竹西路孤獨、徘徊
寺院,卻早已不在

唯有歌吹
追逐着歌吹
將揚州城,深深的掩埋

嘉興月河古鎮

在中國,古鎮整容術
已成為趨之若鶩的一門手藝
可惜的是
混這口飯吃的人
想像力只局限於同一套模具

我在黃昏時分抵達這
我看見了運河的水
水上拱起的石橋
石橋兩邊仿古的建築
建築中勾遊人口袋媔r票的鉤子

那麼多那麼多的紅燈籠啊
養肥了黑夜的罪惡
總是人,踩着人
進而吃人
她們的名字都叫做古鎮
或者老街,或者古村

嘉興南湖

湖水的波在游船的擊打下
嘩啦嘩啦
——  
彷彿奸商的手
數鈔票時的聲響
一條船安靜於水邊
我們的百年搖曳于它的陰影

是的
這堛滬毀漪O美的
這堛熒洢B是絕佳的
百年的腥風血雨
令美,令絕佳
不斷的變態,變性

一切都是過客
就像我此時,匆匆的步履

嵊州王羲之墓

一個人,死了
也就死了
包括TA的毛髪、血液、骨頭

這個人死了
卻活的更旺盛了

為什麼呢?
是啊,為什麼呢?

因為線條
隱藏了
令人神魂顛倒的
密碼

這些密碼
一半變成了山形
另一半
變成了水態

都是這個
躺下去的人的幻影

嵊州華堂村

這些破敗的美
彷彿王羲之的字帖
——  
被時間的目光和手
臨摹的久了
捲起的很多毛邊

在一個陽光明媚的冬日
我也到此臨帖
我的目光,我的手
寫下一筆又一筆的驚歎

遠處青青的山
近處,綠綠的水
房子堛瑰J棟畫簷
以及溪邊洗衣的婦人
依然在桃花源媬趥{着時間

而牆角,屋後
梅花已悄悄的開
然後,將悄悄的敗

夜宿仙居縣下葉村

靜謐,像月下的影子
牽引我入夢
夢埵陪概j動屋簷燈籠的聲音
間或的犬吠
加深了夜的安靜
——  
那犬吠與犬吠之間
有深淵
我的夢如一片樹葉
緩緩的飄在堶

是雞的歌
喚醒了我的夢
窗戶上的白,提醒我
此身是客

永康西津橋

那是在清朝
永康河水流着快樂的驕傲
彼岸的你
望着此岸的我
淚水漣漣彷彿逝去的水波
擁擠的渡船在水中
打着一個、一個
又一個的漩渦

於是,橋建成了
廊橋之上
圓了無數男女的好夢

許多許多許多的故事演繹
無非是悲歡與離合
被水目睹,被水揚波
被我
偶遇的步履輕輕撫摸

                 201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