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南風

 

一陣南風

徐徐的吹來

綠,就變成了一個胖子

枇杷,就變成了人間黃色的故事

深樹堛熙

開始有一點點煩躁

 

一陣南風

徐徐的吹過

就把春天的身子

掏空了

 

五 月

 

小蟲子們開始上幼兒園

逗留在枝頭的花

爲飄下了枝頭的花致悼詞

以前,是南征的風

率領南下的雲

一路呼嘯

現在,是北伐的雲

踏著北上的風

一路的金盔金甲

 

我站在五月的光陰下

看成群結隊的綠

將老弱病殘的花屠殺

 

薔薇花開

 

薔薇花開的時候

春天已經老態龍鍾

綠綠的肥胖身子

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一個老太太

從茂盛的薔薇花身邊走過

她駐足

並情不自禁的掐了一朵

她把花戴在了頭上

 

我看見

雪地開花了

 

在公交站台

 

等車子來

如等愛

 

來了一輛

卻不是你要乘的

 

又來了一輛

還不是

 

終於等到你要的了

你擠

但就是擠不上去

 

香樟樹

 

在五月

香樟樹張開了一張張花朵的嘴

啃天空,啃街道

啃鄰家樓房窗戶邊

一個女孩子眼睛的憂郁

 

啃著啃著

嘴角就開始潰瘍

就開始潰爛

撒下滿地的吐沫星子

讓五月去撿拾

 

身邊的薔薇也跟著起哄

“來,我們一起

將這些春天的燈盞通通踩滅”

 

五一節的建築工地

 

在五一節的小長假

我在路上閑逛

經過一個建築工地

我看見高高的吊車不放假

坐在雲端堛漱H不放假

樓一寸一寸的往上移

混凝土攪拌機用轟鳴在加班

一些工人的安全帽

像挂曆上節假日紅色的點

高高低低在排列

 

暮 春

 

剩下的基本都屬于次品

比如剩菜殘羹

再比如籮筐堻Q挑剩的蘿蔔

但有一些例外

比如過了青春期的女人

她們之中

更多的是甯折不彎的女神

 

還有就是

這個春天剩下的部分

所有的綠

在收拾著滿地的紅

如新政權

在收拾著一片舊山河

 

五月的樹蔭下

 

五月的樹蔭下

一個老頭在抽煙

另一個老頭,也在抽煙

 

一個老頭的頭頂

挂著一只朱漆的鳥籠子

另一個老頭的頭頂

挂著一只烏漆的鳥籠子

兩只鳥籠子

是兩只長相相似的畫眉鳥

它們在籠子堣@跳

就伴隨著一聲短促的鳴叫

這時,樹枝就抖一下

幾片樹葉也跟著抖一下

樹的上空來了兩片雲

狠白,離的不遠,也不近

晃晃悠悠著

由東南,蕩向西北

兩個老頭嘴埵R出的煙

也由東南,飄向西北

 

偶爾,會有一陣風吹過

樹葉子

就有些窸窸窣窣

 

懸鈴木

 

每年的四月、五月

這些民國時期種下的樹種

就會給南京的人民

帶來各種各樣的疼痛

它們每個人的身體開始下雪

卻沒有雪的潔白與溫柔

那些雪花一團一團又一團

被風吹散

就長出了一根一根

又一根的針

滿世界去紮人

紮你的眼睛,紮你的喉嚨

將你的神經紮出恐怖

 

在南京,冬天

偶爾會有雪的白色恐怖

春天,則永遠都有

這懸鈴木的黃色恐怖

 

無論我們多麽的小心翼翼

都會被它紮針

除非,你不出門

那,即使不被憋死

也會被逼瘋

 

而出了門

我們遇見的,如同一副一副又一副

黑暗專制的面孔

                   2017.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