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節

 

我買來了糯米

接著,又買來了粽葉

我把糯米裹進了粽葉

再用繩子紮緊

 

一個一個又一個

我把它們放進鍋

我用大火煮它們

我用文火慢慢熬它們

 

我的屋子

滿滿當當的都飄起了

粽子的香味

 

然後

我滅了火

我揭開了鍋

 

我一邊吃它們

一邊想念著

一個人

 

下雨了

 

下雨了

雨水打在房頂上

房間堛漱H就起了

莫名的憂傷

 

這是暮春的雨

養肥了綠,養瘦了花

養大了

一池一池又一池的

青蛙

 

這些雨

從天上到地上

內心洋溢著李煜的悲涼

 

很多年以前

我也是雨的一種

現在,我老了

我的雨

已不再落入屋頂

而落入湖面

 

草原上只有草

 

草原上只有草

馬,羊,包括上面的白雲

等等等等等等

都是配角

 

當然

風除外

風是草的男人

想站著抱就站著抱

想壓著搞,就壓著搞

 

草原上的草

多的一望無際

像這個世界上的女人

世上的男人都渴望成為

草原上的風

 

可惜

都只能是一陣

 

無 題

 

是星星的分泌物分泌出了黑夜

是枝頭的花瓣飄落了春天

你的離去是星辰

你的歸來是綠葉

 

琥 珀

 

它為幾個中國的成語做了註腳

栩栩如生?抑或死堸k生?

無論是生,還是死

它已經明白

其實,都是在坐牢

只不過,生的牢無形

死的牢不僅有形,而且

很小,很小

 

它就這樣睜了眼在看

從生看到死

沒有一種生命能夠像它那樣

看穿了生死

—— 不生不死

 

眼 鏡

 

我戴上眼鏡

就能看清

飛鳥劃過天空的軌迹

螞蟻啃骨頭的情景

世人的嘴臉

如何巧妙的搭配

我由衷的敬佩他們

如果

我能夠學到其中的千分之一

我就心滿意足了

 

現在

我摘下眼鏡

我什麽也看不清了

外面的世界多麽的模糊啊

我的心

卻一片澄明

 

震澤古鎮

 

相對於慈雲寺塔的塔尖

在空中在水堛漫t傲

相對於五顔六色的門面的喧鬧

我更喜愛繁華背後

那些破敗殘垣的寂寥

 

它們隱匿於抛頭露面的一隅

彷彿真理

深藏於滿世界謬誤的一角

 

它們是真正的花朵

儘管正在一朵又一朵的凋謝

卻比迎街迎水的

那些塑料花

強百倍,千倍

 

               2017.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