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門埵釵

所有的佛

都是泥巴先塑好

然後,再塗上一層金箔

他們一動不動

 

能動的都是肉身

吐氣,吸氣

念經,燒香,磕頭……

他們叫做和尚、香客

 

之後

他們也一一的

一動不動

 

 

我喜歡吃蘋果

我削了它的皮

我吃了它的肉

我品味著它的甜

我回味著它的美

 

現在

我留下了它的核

 

蘋果知道

你們什麽都可以吃掉

但是

核絕對不能吃

吃了

就要亡黨亡國

 

 

只一聲

你就出了凡塵

再一聲

就變成了

阿彌陀佛的回聲

 

當鳥自樹峰巔

急速而下

啄食著地上的一粒米

 

一面啄食,一面鳴叫

你心中有大歡喜

 

在橋上

 

如果我的眼睛向左

我發現

左邊的人群熙熙攘攘

如果我的眼睛向右

右邊的人群也熙熙攘攘

 

現在,我的眼睛向前

我發現

水在水媞竟傍c攘

 

我站立的地方

是橋彎曲度最大的地方

彷彿一個叫喊的人

隆起的嘴

 

 

鬍子長出來

是一個人身上的突發性事件

比秦始皇焚書坑儒事件淺

比陳勝吳廣起義深

 

長出來

然後,變白

就像我的現在

無論是黑,還是白

只要長出來

我都將鬍子剃掉

哪管它們是長了下垂

還是短了上翹

 

南京南站

 

車站很大,非常大

像一個大肚漢

 

吃進去——列車

屙出來——列車

 

這些列車

吃進去——人

屙出來——人

 

多好的消化系統啊

讓我這個腸胃糟糕的人

羨慕

 

麥地空了

 

麥地空了

麥子們飛往各地

變成麵、麵包,饅頭、包子、餅……

 

麥地睜著饑餓的眼睛

凝視天空

 

很快

另一個名字叫做稻子的填充物

將取代麥子

 

麥子和稻子

是大地的兩個孩子

永遠

投胎於此

 

養活了

地球上一個叫做“人”的

物種

 

面朝大海

 

首先是一些白色的浪花

越過了海岸線

舔我的腳趾

有點涼,有點癢

 

接著,是幾只海鷗

試圖用嘴去

捅一捅,下面的藍

再捅一捅,上面的藍

 

後來,是海風

和我的頭髪

悄悄的說著情話

說的我頭皮

起了雞皮疙瘩

 

最後,我看見海的盡頭

很遠很遠

遠到近在眼前

好像真,也好像假

 

我一無所得

只是,掄圓了兩只眼

 

             2017.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