鋤 頭

 

我在紙上寫字

寫一行又一行的詩

 

鋤頭

在鋤地

 

影 子

 

影子包含的寓意

比包裹著影子的事物

具有更深長的韻味

 

就像現在

陽光明亮而濃烈

我在陽光

我的影子也在陽光

 

我就深切的覺得

直直站著的這個人

是多麽無趣,多麽醜!

而躺在地上的這個黑鬼

多麽生動!

多麽有魅力!

 

椅 子

 

一般的情形下

椅子總是和桌子在一起

桌子高

而椅子低

 

因為孔老二說

桌子是桌子

椅子是椅子

(當然,他不是這樣說的

他說的是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不過,骨子堿O一個意思)

 

兩千多年過去了

作為中國人

活的

就沒什麽意思

 

梯 子

 

老王是個電工

每天,依靠梯子討生活

梯子,讓他從大地走向天空

 

那些神神秘秘的電

像上帝一樣存在

 

聖徒們

借助《聖經》的梯子接近耶稣

 

在一個夏日的下午

電工老王

也借助梯子

抵達了與上帝同在的天國

 

 

不能僅僅用口

 

那用什麽呢?

 

你懂,我也懂

所以,不用我再說

 

溫度計

 

想保持內心的寧靜

是一件多麽不容易的事情

更何況

還是玻璃的心

 

說,不是風動

不是旗動,而是心動的人

是多麽的不誠實啊!

 

熱,當然會讓心沸騰

而冷,只能令心下

 

誰的心

又不是玻璃成?!

 

竹 林

 

七個小矮人啊

 

有的,在哭

有的在笑

還有的,在嘯

 

有的在寫詩

有的,在彈琴

還有的,在喝酒

 

再一個

在翻白眼

 

都不會說英語

 

村 莊

 

雞狗暢意的地方

禾苗是軍隊的榜樣

 

一個頭戴草帽

扛著鋤頭的男人

是世界上最美最鮮活的人

他被早晨的陽光拉長的影子

比人類的任何語言

都意味深長

 

飛鳥掠過楊樹

以及池塘的翅膀

比城堛獄揮

比城堛滿A流氓

 

蝴 蝶

 

一本耐讀的書

只有封面和封底

打開

是無窮無盡的美

合上

是美的無盡無窮

 

這世上

沒有誰能夠讀懂

有一個人

讀懂了百分之五十

這個人的名字

叫莊子

 

寫詩的人

 

寫詩的人

在塵世蓬頭垢面

以示,與不寫詩人的區分

然後,他們寫雲端的詩

飄飄渺渺

在天空纏繞

——這是低端詩人

 

真正的詩人

他們在人群

和不寫詩的人沒有區分

他們只是讓彼此互為鏡子

用變形的文字

照見不變形的靈魂

或者,用不變形的文字

照見變形的靈魂

 

回 憶

 

誰操起了這把勺子

給自己的靈魂餵湯?

 

我喝了一口

又喝了一口

 

這麽快

我他媽就老了

 

             2017.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