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的人

 

寫作的人

在牢房

暗無天日

他們被判的是

終生監禁

 

日日在紙上

謀劃著

越獄之術

 

河西生態公園

 

然後,你們就會看到

許許多多的野鴨子

用翅膀在湖面搭起瞬間的橋樑

如喜鵲在七夕

這時候,湖岸邊

更多的花在風的鼓吹下

拼了命的鼓掌

有人在踱步

他悠閑的步履將雲兒模仿

有孩子在草地上爬

他親吻青草的樣子有點像

吃草時的山羊

 

我很少來到這

秋天來了

秋天總是會令人懷念

並不存在的故鄉

 

仰望星空

 

仰望星空的人

絕大多數都是生活的失敗者

仰望星空

和仰天長歎

其實沒有什麽兩樣

 

就像此刻

我的目光對著那些浩瀚

一言不發

 

而那些埋首於燈光堛漱H

正一邊數錢

一邊歌唱

 

我們的目光

 

太黑的時候

眼睛是無用的

 

太亮的時候

眼睛也是瞎子

 

寫詩

 

那麽多人寫詩

無非就是

把飄在虛無堛犒

拉直

 

人走在上面

能走出人的舒適

 

故鄉

 

故鄉就是記憶

就是一棵樹與一些樹的差異

一些土

與另一些土不同的質地

 

遠離故鄉的人

從別人的一聲啼哭

也能辨認出

那些跑調的東西

 

馬棚堛滌

 

我已經習慣於

長年呆在屋子

 

外面的世界

已像我的睾丸

柔軟,一捏就疼

 

我安心,安靜

彷彿一匹

馬棚堛滌

 

白露

 

早上出門的時候

我路過一片青草地

我看見了青草上面的露水

不是白的

是的,不是白的

為什麽古時候的人

把並不白的露水說成白露呢?

 

很快,夜晚就降臨了

我看見了天空中

一輪月光

夜越來越深

月光越來越亮

在亮亮的月光

一滴又一滴的露水

飄飄灑灑——

真白啊!

 

初秋的早晨

 

我看見

一個男人

站在垃圾箱的面前

抽煙

 

他的頭上

一樹懸鈴木

一片像心臟一樣的葉子

突然飄落

不偏不倚的

落在這個男人的頭上

 

我發現

他沒有發現

 

他繼續抽煙

間或

往垃圾箱

彈一彈灰

          2017.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