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天空開始變高

萬物開始向下

前者令人心曠神怡

比如下午的時候

我躺在山坡瀏覽雲

後者令人羞愧

比如我經過一片稻田

目睹了稻谷的謙卑

再比如我經過了一片果園

看見蘋果越大越下垂

 

哦,唯有蚊子

哦,蚊子

越來越猖獗

 

我原諒它們

因為,它們知道自己

很快就死

 

廣陵散

 

聲音堛漱M光劍影

——  無道的君王

天與地

都是不要臉的東西

 

這世上

已沒有什麽再令我留念

這最後一曲

——

我自己

 

童年

 

天真是一個問號

在人生浩瀚的文字

 

我的童年

世界是標語,噴氣式飛機

大字報

我總是踩在仇恨的地毯上

 

但我喜歡的是

榆樹之上的金殼螂

傍晚編隊飛行的蜻蜓

一只脫去了外殼的土知鳥

 

現在,當我年老

那問號也金蟬脫殼

堅硬成了無法彎曲的破折號

 

初秋的林間

 

葉子們還沒落

還能遮住鳥翅和天空

但遮不住鳥鳴

以及強行進入的光線

微風過處

光線就有些凌亂

鳥鳴就有些飄忽

 

沒有人的林子是多麽的好!

我算人嗎?

我屏住呼吸

抱住一棵小樹

努力學習

做一只啞蟬

 

曠野

 

曠野堸ㄓF空曠、野蠻

就剩下了雜亂無章

一棵樹不好好長

斜倚於天地之間,一副

二流子的模樣

飛行的鳥也不本份

都像做賊一樣

唯有風大刀闊斧

刪繁就簡那些趾高氣昂的樹

 

什麽都好

都讓我心曠神怡

但隨即,飄起了幾只

五顔六色的塑料袋

如舞台上的

丑角登台

 

隧道

 

我知道

隧道的上面是山

隧道就是

山的一節盲腸

 

在隧道堛漣畯

就像度著

我們本質的人生

 

山知道

既不對我們惋惜

也不,對我們嘲笑

 

菜市場

 

魚是鮮活的魚

活蹦亂跳間,不知道

死期已近

肉是已死的肉

千刀萬剮,千滾萬燙

是身後的下場

 

有人為一毛錢爭吵

有人為一棵菜斤斤計較

 

所謂生活

也不過就是

今天的白菜一塊五

明天的白菜二塊二毛

 

            2017.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