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 山

 

落在大地上的雪

與大地的關係,屬於露水夫妻

 

落在山頂上的雪

與山頂的關係,屬於永琲熒R情

 

登上者試圖尋覓

山與雪之間

愛的誓言——

 

一無所獲

 

修鞋匠

 

那些破鞋

一個一個又一個

排著隊

來到他的面前

 

經過了他的調理

那些破鞋

一個一個又一個

都開始正正經經起來

 

塑料花

 

馬和驢子交配

形成了騾子

塑料和花朵交配

形成了塑料花

 

它們兩者的區別是

前者沒有後代

後者,子孫滿堂

 

所謂人類的文明進步

無非就是

發明了塑料

然後,用塑料,做花

 

霧 霾

 

霧霾來的時候

像一個人的投胎

霧霾去的時候

像一個人的離世

 

現在,霧霾徘徊

恰似一個人的

人生存在

 

卻是

胎媄a

 

城市堛漯e水

 

城市堛漯e水

基本上是不流動的

這樣的河水,看上去

就特別特別的像一具死屍

 

時間一長

就腐爛,發臭

 

上來一個市長

就治理一次

似乎是,借屍還魂

但,治標不治本

過一陣

更爛,更臭

 

又上來一個市長

(前一個被中紀委抓走)

和前一個市長一樣

轟轟烈烈的治理

然後,就等著河水

腐爛。發臭

 

雨打在秦淮河上

 

雨打在秦淮河上

水上的畫舫,捂起了臉

河的南岸

“秦淮人家”的青磚白牆

在雨中騎馬

河的北岸

“天下文樞”捲起了層層珠簾

此刻

無論是河的堶

抑或是,河的外面

所有的人,所有的物

怎麽看,都是神仙

 

東 邊

 

早晨,我常常能看見日出

從我家東邊的窗戶

人生比較幸福的事情之一

就是屋子的東邊有一扇窗戶

 

晚上,我能夠看見月出

但不常常

稍稍有點遺憾的是

月出,不再“驚山鳥”

這些方頭方腦的樓房

一點都不敏感

 

對於東邊

我的感受就是

人經常朝這堿搰

血壓似乎就比較正常

 

而經常往西邊看的人

腦門容易灰暗

他們看見的

無非是落日,繼而

是,落難

 

每次醒來

 

每次醒來,我看見的都是

同樣的世界

這感覺,其實是不對的

正確的表述應該是

每次醒來,我看見的都是

不一樣的世界

 

比如昨天的太陽

和今天的太陽

身上穿的衣服幾乎一模一樣

但心情就不太一樣

昨天,她戴著灰灰的面紗

今天呢,就容光煥發

再比如,昨天的屋頂是白的

今天的屋頂,還是白的

但昨天屋頂的白

屬於一本正經的白

今天屋頂的白

帶著蓬頭垢面的色彩

 

當然,談論這些

其實都沒什麽意義

唯一的意義

就是: 我還能醒來

 

秋 風

 

吹啊吹

就像訃告堛滿妊鄎舠q簡”

 

如果再委婉一點點

那就這樣表述

“秋風就是個收破爛的老頭

此刻

正挨家挨戶的去敲門”

                   2017.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