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 人

 

在一堵牆上開一扇門

在紙上種桃花,引春風

躺在了床上就躺在了雲端

在無人的夜晚

和月亮談心

和月亮下自己的影子對飲

 

高興了

就讓那些權貴們

給自己磨磨墨,脫脫靴子

不高興了

就把頭髪弄散

駕一葉扁舟,滿世界漂流

 

有時,一個人走進林子

五體投地

給石頭磕頭

 

更多的時候

在人群

是一塊石頭

 

夜 晚

 

首先

由於她無限的黑

以及黑的無限

所以,她接納了許多的光

星光,月光,燈光

還有,情人眼睛堛犒q光

……

 

其次

由於她黑的毫無目的

毫無理由

許多光也在毫無目的

毫無理由的飛

毫無理由的悲傷

前者如螢火蟲

後者如人類

 

總之

黑的到來

就是讓我們失去

並迎接 ——

 

反之亦然

 

湖 邊

 

湖水在湖

草木,在湖邊

鳥,一會兒在湖

一會兒,在湖邊

 

一個花季的少女

剛剛還在湖邊

轉眼,就投進了湖

 

台 階

 

從台上往台下走

省勁

從台下往台上走

吃力

 

我老了

遇到台階

盡量繞道走

如果,實在繞不開

我就對著台階

發呆

 

看別的人

上去

或者下來

 

燃 香

 

香燃起來的時候

寂寞的空氣

就來了一位知己

 

我的手乾淨了之後

我的臉也乾淨了

一點,一點,一點的

我的心

開始乾淨

 

香和空氣融為一體

一如我

和佛

融為一體

 

樹下的小發現

 

在樹下,我仰頭

樹縫堨是一個,一個

又一個的小天空

就彷彿完整的地球

分割出的,一個,一個

又一個的國家

 

風吹起來的時候

這些國與國就互相侵略,厮打

和戰亂一模一樣

風止,就安靜片刻

 

這個地球

好像一直在刮風

如果風止了

有些人的手

就會很癢

 

一只蒼蠅

 

一只蒼蠅

停在了我的額頭

一想到它

剛剛來自一坨糞的頭上

我就惡心吧啦

 

我想,我應該立即打死它

但我只揮了揮手

示意讓它走

 

不是因為我慈悲

而是怕

弄髒了我的手

 

 

這是你,或者我

最終的歸宿,卻不是人類

這是通往

另一個世界之門

我們知道,卻看不見

 

死是某種物理的消失

卻不代表

全部的消失

 

像一滴水脫離了河海

部分消失了

部分卻升了天

還有部分

遊蕩在人間

 

早 晨

 

太陽就像一個小偷

探頭探腦,躡手躡腳

來到了一家名叫白天的宅子

 

我是這個宅子的主人

這個小偷

將我的屋子掃了個遍

不偷我的錢

不偷我的金項鏈

只偷走了

要命的時間

                   2017.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