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

魚,才是魚

在網

就進了監獄

在鈎子上

就綁在了老虎櫈子上

 

在砧板上

魚,就不再是魚了

而是

刀的玩具

 

早晨的鳥鳴

 

它們歌唱陽光的明媚

歌唱四時的風景

歌唱彼與此獨特的聲音

歌唱白的花,紅的花

粉色與藍色的花

共同在早晨把腰身舒展

歌唱自己

想怎麽唱,就怎麽唱

 

它們是偷渡客

剛剛從一個黑暗的國度

來到了

一個光明的國度

 

在黑暗的國度

它們沉睡

 

寂靜

 

偌大的林子堜~然只有一只鳥在鳴

掉光了頭髪的樹

看上去並沒有禿頂

反而顯示出一份乾淨

 

鳥的叫聲從一個點

變成了一個圈

寂靜

就在這個圈子

畫圓

 

無論是,鳥在鳴

或者,不鳴

 

陰影

 

陰影是一幅幅繪畫的藝術

陽光是大師

比如幾何形的房子的陰影

再比如疏密有致的樹的陰影

一座孤山弧形的陰影

……

 

唯有空中的飛禽的陰影

不屬於繪畫

而是音樂

 

我伫立

形成了夏日的陰影

我奔跑

形成了冬日的陰影

 

它們既不是繪畫

也不屬於音樂

 

而歸並於情感學

憂傷的類別

 

慈悲社

 

她不是一個組織機構

也不是什麽團體

她是一條街的名字

和中國的所有街道沒什麽不同

都是一條路

兩邊擠擠挨挨的房子

 

區別是

有一幢房子

特別高,特別醒目

門前掛著某某市房産管理局的牌子

慈悲這個詞

因此而蒙羞

 

一陣強烈的寒潮過後

 

一陣強烈的寒潮過後

許多許多的樹

開始裸泳

還有少量的樹

穿著衣服

 

一場浩劫之後

許多許多許多的人

依然貧窮

但是,有少量的人

一夜暴富

 

窗 下

 

窗外有可能是天空

以及分割著天空的樹

一個個人頭

以及扛著人頭的肩膀

 

窗下

則只能是褐色的土地

柏油路

以及踩踏在

褐色的土地或柏油路上的

 

那些腳

踩著秋天的落葉

不會聽到

落葉的哀叫

 

 

一些人寂寞

一些人不甘寂寞

一些人想擺脫寂寞

一些人想偷窺別人的寂寞

 

於是

他們蛙泳

蝶泳

自由泳

仰泳

偷窺的人,潛泳

 

群主就是遊泳館

看大門的

 

小 鳥

 

小鳥

壓根就不知道

自己的名字

叫小鳥

 

那是人類的無聊

 

就像人類

不知道

小鳥會給人類

取什麽樣的名字

 

小鳥

壓根不關心

人類

              2017.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