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麽多的人寫雪

不過就是含水份的白

遮住了土地的黑

好吧

雪,白的明亮

白的耀眼

白的像純淨的裝逼犯

 

白夠了

爾後

就變得很髒很髒

 

髒的酷似

一個被打倒的領袖

 

初 冬

 

初冬比深秋冷

比嚴冬暖

一些麻雀在抖動著翅膀

很開心,很歡喜

因為樹上

還藏著餘糧

 

可是,嚴冬很快就要來了

來就來吧

來了

再說來的辦法

 

你怎麽不說

秋天也很快就要來的

 

在山巔

 

只有漫山的落葉

才配得上落日的餘暉

我伫立山巔

和落日一樣的高

一樣的小

 

我的心思和落日

也是一樣的

小小的區別是

她是一天堛漲

我是,一生堛漲

 

大運河

 

大運河不大

它長

像皇帝身上的褲腰帶

 

一道,一道,一道

又一道

纏在皇帝的身上

 

腰纏萬貫,這個詞

就來到

詞典上了

 

無 題

 

我的眼睛

一直對著太陽看

目不斜視

就太陽當成

我唯一的焦點

唯一的方向

 

看著看著

我發現

我瞎了

 

在江心洲採野菜

 

江水低落之時

江心洲的野菜茁壯成長

初冬的陽光溫和

初冬的薺菜和灰灰菜野蠻

我們是一支文明的力量

 

我們用刀,用鏟,用剪子挖

我們用指甲掐

這些碧綠的野蠻女友

從大地上的蠻橫

走進了

我們塑料口袋的馴良

 

偶爾,我直起腰來

我看見時間很慢

漂在江上

一艘,一艘,又一艘的

船上

 

廣場舞

 

她們用腰

扭住死神的脖子

 

無論她們

是多麽的吵

多麽的喧囂

 

都比無産階級文化大革命

一陣,一陣

又一陣

“打倒”“打倒”

“再踏上一只腳”

的怒號

要好

 

今天早晨

 

今天早晨

天上下起了小雨

在天和地之間

世界拉出了五線譜

蹲在枝頭的小鳥

變出了一個,一個

又一個的音符

 

我走在街上

《早晨奏鳴曲》的調子

令一切音樂家演奏出的曲子

黯然失色

 

壽衣店

 

多麽動人的名字啊!

多麽美妙的名字!

 

穿上了這身衣服

終於可以

萬壽無疆了!

                2017.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