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雪

 

愁雲積聚

大雪在雲的肚子

尚未足月

 

沒有雪的冬天就不叫冬天

就像沒有經歷過苦難的人生

不叫人生一樣

 

更多更多的雪

在日曆上,從早到晚

大把大把在下

 

白的

就如同這日曆的

紙張

 

日曆上黑色的

數字和字

就是所經歷的苦難

 

見景生情

 

小時候

我看落葉

如落花

分不清楚

哪是春,哪是秋

哪是夏?

 

現在

我看落葉

如落髪

春也是秋,秋也是秋

不知有夏

 

從年頭到年尾

頭上的雪

一直,在下

 

落得個

大地

白茫茫

 

做布底鞋的女人

 

我看見她們在穿針引線

她們的手

柴火一樣的枯燥

鳥舌一樣的靈巧

一針一線

在鞋底的宇宙

納出了滿天的繁星

 

她們創造出的鞋子

看起來

就像一個溫暖的屋子

居民就是

腳掌,腳面,和腳趾

 

她們的一輩子

都在做這樣的鞋子

勝過我

一生都在寫詩

 

孔 子

 

孔子,據說是個矮個子

天生就知道玩圈子

堣T層

是七十二弟子

外三層

是三千多弟子

 

然後,他開口說話

並讓弟子們記下

他說的話

句句打動了統治者的心坎

說了那麽多

歸根結底就是一句

 

“桌子是桌子

  櫈子是櫈子”

 

你說,哪個統治者聽了

不從睡夢堹瑪

 

於是,統治者說

這個人是萬世之師

屁民就開始

膜拜他的文字

 

更有一群鳴鑼開道的

吆喝聲最響的

就是

頭戴“國學大師”帽子的

一些所謂的

知識分子

 

在聖芭芭拉

 

從白色的沙灘望出去

海水的藍

與天空的藍

混為一談

 

街道像海水伸出的一條尾巴

閑適,恬淡

一些金髪碧眼

一些黑髪黃臉

一些黑臉白牙

在尾巴上

和杯子堛滌s

說著情話

 

陽光純淨而闊大

照耀這小城

照在每個人的身上

泛著 —— 虎皮的斑斓

 

無 題

 

我的眼睛

一直對著太陽看

目不斜視

把太陽當成

我唯一的焦點

唯一的方向

 

看著看著

我發現

我瞎了

 

右 手

 

右手比左手有力

左撇子除外

 

——  這是辛苦換來的

一如汗水帶給我們口糧

 

右手是勞作的母親

左手就是

看電視喝茶的父親

 

右手握住左手的意味

已屬於親情

而非愛情

 

我的右手

在寫出上一句詩的時候

我的左手

在褲兜堳銡蟋

下一句

                    2017.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