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花

 

假笑

皮笑肉不笑

肛門不笑痔瘡笑

 

一如

大大小小

在主席台上

作報告的

領導

 

也在

主席台上

人五人六過

 

日 子

 

沒有日

哪來的子

 

當然

也就沒有了

所謂的

 

霧 霾

 

模糊。並不是糊塗

老天不懂得做人的道理

但知道

有恩必報

有仇,也必報

你們人類那麽的“作”

讓我的眼睛不好

我也就對不起你們了

我讓你們的肺坐牢

你們不是厲害嗎

就吃我,這眼花繚亂的

一招

 

又一年

 

我血管堛漲撗G

比去年,又黏稠了一些

關心自己的身體

已遠遠勝過了

關心人類

世界,無非是

前一輪水波

複製,後一輪水波

後一頁日曆

抄襲,前一頁日曆

桃花怎樣的開

也就,怎樣的落

而我,必須像

桃花盛開的時候

那樣的活

儘管

這桃花,是臉上,手上,頸項……

開出的老年斑

 

城市的夜空

 

以前

城市的夜空月亮或星星是中心

現在

霓虹燈永遠在頭條

 

有時

我深夜醒來

望向窗外

城市的燈火像凶悍的潑婦

用利爪

狂抓

星星或月亮

—— 這些淑女的臉龐

 

咖啡店

 

街道的轉角處

咖啡店門樓上的霓虹燈

彷彿站街女

逗引客人時揮舞的手臂

從店門外的意淫

到店門堛漱f淫

中間只隔著一道門簾

 

愉快的感受

都帶有模子的表情

孤獨的感受

必須依靠酒吧堛滌s

 

你瞧

咖啡嬝嬝娜娜的樣子

像不像

女人溫柔時

哈出的一口氣

 

 

是上帝向人間

送來的一張白紙片

 

他說

人間太肮髒了

說了那麽多那麽多的話

很少的人聽

很多的人,不聽

 

他說

他也看不下去了

就弄一張白紙

遮蓋遮蓋吧

權當是,貓蓋屎

 

我們許多的底層政權

也經常下這樣的雪

為了糊弄

上面的嘴臉

 

朋友圈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有朋友圈自手機堥

不亦眼花繚亂乎?

 

我看見,一個,一個

又一個的小方塊

拖著一條真的或假的名字的尾巴

 

一撅,一撅

再一撅

 

最高興的事

 

最高興的事

就是,寫出了一首好詩

 

彷彿看見

糧食,終於釀成了酒

果實,終於,掛在了枝頭

 

自己喝了

知道了,苦

自己嚐了

知道了,甜

 

別人喝了,嚐了

我就不知道

是啥滋味

在他們的心頭

 

其實,我知道

他們有自己的酒,要釀

有自己的果實

要欣賞

 

我用歡喜之心

對待 : 你,我,他,她

                   2018.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