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拉斯維加斯

 

沙漠堛漕F子

被擋在了城市之外

能夠蹓進來的

都是賭徒

 

七月的夜晚

這堿O一只烤箱

我也蹓進了一家賭場

瞬間

就變成了一只烤雞

 

世 界

 

世界就是

每個人的目光

都在盯著

自己的腳腫了沒腫

 

其實

每個人的腳

都腫

 

有的腫的高

有的,腫的低

 

人和人的主要區別

就在於

一些人自己的腳腫

還要去關心

別人的腳

腫沒腫?

腫的高,還是腫的低?

 

另一些人

只關心

自己的腳

腫的高,還是腫的低

 

如此

而,已

 

故 鄉

 

故鄉

其實就是

胸口處的一塊傷疤

在故鄉時

它是癒合的

 

來到異鄉

傷痛就會復發

先是疼

疼到了極點

就是癢

 

不是蚊子叮咬的

那種癢

而是,無數的蚊子

在血管堛

 

●牙齒

 

在我口腔的鐵籠子

這些豺狼虎豹

愛吃肉

愛吃堅硬之物

沒有東西吃的時候

就把舌頭咬出一些水疱

 

現在

它們都老了

個別的

已經死掉

已經被扔到了籠子的外面

 

餘下的這些老弱病殘

不再喜歡肉

以及堅硬之物

只喜愛稀粥

以及豆腐

 

青春的利齒

咬碎的時間

就是這晚年的稀粥

晚年的豆腐

 

老 來

 

老來,才知道

歲月這把刀

剃去的

不僅是你,身上的雄心

還有,你龇出來的毛

 

幸運的是

我的心已慢慢轉雌

我身上的毛髪

也漸漸稀疏

甚至

好多,都已落掉

 

這樣的身子

就很輕,很輕

不是身輕如燕的輕

而是輕成了

一朵白雲

 

菜市場

 

交易的最高法則

不在於,等價交換

而在於,雞會心於鴨

 

海參的富二代門可羅雀

青菜蘿蔔豆腐白菜的屌絲

總是逆襲成功

 

我的快樂在於

討價還價

我的成功在於

又收獲了菜販子贈送的

一把沾有泥土的蔥

 

城 市

 

千百只的斑馬

被千萬萬只的腳

踩踏

 

           201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