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 員

 

他們在另一個人的身體

展現自己,隱藏自己

像在羊群

行走的一只披著羊皮的狼

無法改變的眼神

卻暴露出了

狐狸的,尾巴

 

這個世界上

最好的,演員

不是搞藝術表演的這幫傢伙

而是搞人的政治家

更準確的命名是

政客

別名,黑客

 

春 風

 

一點,一點,一點的

從東邊吹來

吹著吹著

嘴唇從枯黃吹成了淺綠

從淺綠吹成了翠綠

從翠綠,吹成了深綠

 

綠的不能再綠了

突然

就紅了

 

彷彿大地

從一大塊文章

提煉出了

真理

 

梅 花

 

天上落下的雪

長成了,天地之間

一嘴的白牙

瞬間,白成了

白色恐怖

我看見梅花

從牙縫

擠出了,一點,一點

又一點的紅

 

打倒了牙齒——

這些土豪劣紳之後

梅花,就迅速的

建立了政權

佔領了

最初的春天

 

捕魚人

 

一網下去

空的

 

再一網下去

還是空的

 

當捕魚人

一連十五天

沒有捕到一條魚的時候

 

耶稣說

把網再撒深點

 

在紙上捕魚

 

雨中自中山碼頭至浦口

 

雨落江面

一滴,一滴,又一滴的空間

擊打著

大塊大塊的時間

江水的白

與天空的白對峙

形成了,虛無的白

 

船破浪

劈開了虛無

 

我自南岸

渡向,北岸

如達摩

一葦渡江

 

特朗斯特羅姆

 

一整個下午

我都在讀

特朗斯特羅姆

我陷入

他為我編織的夢中

我想象著

從夢堜馴~跳傘

該如何握住了傘柄

不落入大海

而落入,草坪

蟋蟀的翅膀掇縫紉機

如何不掇破了秋天的布匹

而織出一件天衣

一座橋

如何演變成了一只

駛過了死亡的巨大鐵鳥

……

我像他一樣

厭倦了所有帶來詞的人

迷戀,鹿的偶蹄

在雪地上留下的語言

 

他用一生二百首詩證明

寒冷的瑞典

鐵樹如何開花

 

無 題

 

一陣風

吹起了我的衣角

在飄

 

飄了很久

終於,停了

 

又一陣風

吹起了我的衣角

在飄

 

又飄了很久

終於停了

 

我的衣角啊

二十世紀

下半葉

中國人的寫照

 

傍 晚

 

燈盞和落日換崗

一如,塑料花模仿鮮花

 

有人走在了歸途

有狗無家可歸

 

夜越廣大越黑暗

燈越明亮,越如豆

 

星星冷笑

越遠,越小

 

春 天

 

1

春天是一個詞

更是

田徑場上四乘一百米接力賽

持第一棒的運動員

 

2

所有的詞

都指向一只鳥的羽毛

柳樹換衣服的時候

鳥暗暗的吃驚

 

3

開始,春天並不清秀

而是,龇牙咧嘴

 

後來,春天也不守規

而是到處撒野

 

最終,春天並不西歸

而是向南崩潰

 

4

我打池邊走過

我看見

池塘的臉上

長出了

綠色的羽毛

 

5

我喜歡的荠菜

翡翠開花

青春和衰老

其實,是一回事情

 

6

人面桃花

說的是空間與時間的對決

都敵不過

憂愁的第三維

 

7

桃花的執政黨

梅花、杏花、梨花

海棠花、李花……的反對黨

每一個黨

都佔據了一個山頭

在春天的議會廳

吵的不可開交

相互謾罵,撕咬

你,給我一拳

我,就給你一腳

 

8

一騙

再騙

很多人

掉進了

春天的坑

 

大報恩寺

 

隱秘之物

總是來自黑暗的最深處

比黑暗更黑的

是你用雙目

直視那輪懸空的太陽

 

傳說中的琉璃瓦

已變成了一塊塊的玻璃

在白日

明亮,紮眼

彷彿黑暗時代

一把又一把

殺人的,刀子

 

修錶匠

 

將放大鏡嵌進一只眼

他看見了

時間的變形

 

所有的人

看見的,都是

時間的行軍

以及

時間的一本正經

 

唯有他

目睹了時間的停頓

以及

時間的

杯盤狼藉

 

在和時間的對弈中

一只眼

嵌著放大鏡的他

看起來像極了一幅漫畫

 

欲打敗時間的人

想不幽默

都不行

                 201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