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苦的

為了讓人能吃下去

藥的人

往往

在藥的表面

包裹

一層糖

 

媽媽的心

是軟的

為了讓我成才

包裹心的

是一把嘴皮的

刀子

 

空 山

 

鳥鳴,撞到了峭壁上

彈了回來

碰落 :  幾朵花瓣

 

罕至處

泉水,不談人世

不言禪

 

石頭,不懂及物、不及物

安安靜靜

讓自己像石頭

 

唯一不安分的,是樹木

春天,吐舌頭

秋天,吐,唾沫

 

杏 花

 

杏花開了

 

杏花依舊在

破屋子的山後

 

六歲的杏花

從不知道

這世上

有一個詞

叫做

 

 

寺廟堛漕永

 

因此

除了佛祖

手指

上的花枝

 

什麽都不是

 

 

有三條大河

在我眼睛的海

 

一條的名字叫童年

一條的名字,叫中年

一條的名字叫老年

 

它們,著,……

濺起了浪花

 

微笑

 

清 晨

 

清晨,我寫詩

 

靜立樹枝的鳥,不寫

從嚴冬的牢房

蹣跚而來的草,不寫

蹲伏在塵埃堛漸衈Y,不寫

被夜來的風雨

吹落的花朵,不寫

俯視人間的雲,不寫

掃人類垃圾的清潔工,不寫

被書包壓的

氣喘吁吁的兒童,不寫

低頭趕路去撞的,和尚,不寫

……

 

大地如此深

天空,多麽遼闊

 

二泉映月

 

一滴,一滴,一滴

又一滴的淚水

往自己的肚子堙A咽

 

咽了一生

方,吐出來

天下 —— 第二泉

 

除了月亮

根本

就沒有人,聽見

 

中 年

 

忽然,鏡子堛漱H

頭上亮出了,幾根銀針

 

歲月的破洞

它們

一針,一針,一針的

在縫

 

我的鬍鬚

 

長出來,剃掉

如,仇恨。或,愛——

根,還在

 

早已,混淆了,是非

抹平了曲直

顛倒著,黑白

 

一發芽

就翹起來了

 

睥睨 ——

整個的,世界

 

晨四點

 

火車的語言——

金屬的利器,劃過夜色的玻璃

熟穿牆之術

站在我耳朵的面前,敲門

 

刀子切碎了我的夢

 

我的眸子愈亮

四周,愈黑

 

——

波浪

撕咬波浪

 

我起身,拉開窗簾——

天上懸,星星的石頭

人間張嘴,說謊的燈

 

在紐約

 

民主的土地上

豎起了,帝國大廈——冷笑話

樓房愈高,天空愈小

人,練習著,螞蟻的煩惱

 

這些鋼筋水泥,用鏗鏘之聲

闡釋,人類文明的進程

 

曼哈頓時代廣場

時髦,似 —— 時代的小妾

 

自大西洋吹來的風

恰如,穿街走巷的竊賊

 

一只蒼蠅

與第五大道上

那個黑人警察腰間的槍枝

認了,親戚

                                         201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