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舊金山

 

金門大橋的雄姿

在風中,鏗鏘作響

那些風,吹到了漁人碼頭

在盛夏的黃昏

比深秋的風,更涼

海岸邊,無數遊輪的白

耀眼著頭頂白雲的白

而天空的藍

嫉妒著大海的藍

當我進入城市的心臟

這城市,一個斜坡咬一個斜坡

諄諄告誡我

生活,究竟是什麼?

 

在聖芭芭拉

 

從白色的沙灘望出去

海水的藍

與天空的藍

混為一談

 

街道,像海水伸出的一條尾巴

閑適,恬淡

一些金髮碧眼

一些,黑髮黃臉

一些黑臉白牙

在尾巴上

和杯子堛滌s

說著,情話

 

陽光純淨而闊大

照耀這小城

照在每個人的身上

泛著 —— 虎皮的斑斕

 

在華盛頓

 

星條旗在汽車上,房子上

人們的手上 ……  撒野

白宮很矮,包裹白宮的草坪很闊

有人在白宮的門前

搭起了違章建築,抗議

抗議白宮的,糊塗

 

國會,白宮,華盛頓紀念碑

林肯紀念堂,為道路

豎起了小小的山峰

 

白鴿子,灰松鼠

不理會人類的喧囂

在喧囂堙A帶著「自由」這個詞

來來回回的穿梭

 

職 業

 

這是一種古老的職業

她們用手,用口,用一個漏洞

以及,墳墓一樣的兩座山頭

為男人取樂

 

從男人的快樂

她們找到了,生活的邏輯

沒有人,比她們更懂得

人生的真諦

床,是世界上最好的東西

比大麻迷幻

比深淵,絕望

 

那些試圖消失了她們的人

滿腦子

都是她們的身影

 

石頭,吃雞

雞蛋,吃雞屎

 

焊 接

 

樓房已蓋到四十層

雲多,或霧霾多的時候

他看不到下面

他讓鐵,和鐵焊接

 

今天,老婆來電

兒子的學費已拖了數月

媽媽也沒有了錢繼續住院

他去工頭處討薪

工頭說

自己的午飯還沒有著落

 

他在焊接

他奇怪,今天的天

竟然,如此的,特別

沒有雲,也沒有,霧霾

他看看天,朗朗的

再,看看地,也朗朗的

就是地上的人,那麼的多

那麼的小,伸著螻蟻的胳膊和腳

 

他看看鐵,和鐵

然後

縱身一躍

 

他的身體和靈魂

終於和大地

焊接

 

 

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

床,都可以,將我們供養

 

讓我們的快樂,發芽

讓我們的夢,開花

讓我們的子孫,源源不斷

 

我聽見過白天的床

被子,與床單的對話

 

「昨晚,他們把我晾了一夜

我看見了,白花花

和,黑乎乎的,一切」”

 

「比你慘,昨晚

他們折騰了我一夜

黑與白,輪流揉搓著我的背」

 

「我也看見了

看見了,你在遭罪」

 

「只是,只是那個黑乎乎

我們是,第一次見」

 

抵 達

 

一隻蚊子

依靠自己的翅膀

只能,抵達樹枝的頂端

依靠樓道的電梯

能夠抵達,最高層樓的房間

全部的目的

無非是,尋找肉

然後,就著,肉香

喝,帶血的酒

 

一顆星星

依靠自己的重量

孤獨於天上

光明的,時候,它消失

天,越黑,它越亮

全部的快樂,在於含淚

全部的,目的

在於,下垂

附屬品 : 流浪。或飛

 

                    2018.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