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山谷

 

無論風怎麼吹

甜言蜜語,或老虎櫈

石頭,都守口如瓶

 

一群群

奔赴刑場的白雲

令時間,磨破了嘴皮

 

午後的山谷

樹木,雙手合十

一片片,落英的經文

 

鄉 村

 

永遠都是,田地的料子

千百年來

一茬,一茬,又一茬的裁縫

將它裁製成各式各樣的,衣食

 

現在

有人開始

將它裁製成很高很高很高的房子

 

許多許多許多的裁縫

失去了

手中的剪子

 

換回一把

風一吹

就無影無蹤的票子

 

低飛的鳥

 

在光的火焰

低飛的鳥

身上,有一股焦糊的味道

 

逆光而飛,學習魚

奮力時,喉嚨娷蝶u著哽咽

 

高處,是白雲的泉水

低處,是四濺的,塵埃

 

大地廣闊,野草繁茂

 

只有,飛

 

只能,飛

 

鄉村記事

 

村子堛漯e,很小,水清

映照出的天空,很闊,很藍

堶悸漸梮部A很乾淨

 

在河邊洗衣服的桃花

不經意的一擡頭

看見了對面山壁上的桃花

 

一朵,一朵,又一朵的,在落

特別、特別安靜。看著看著

她的胸腔,陡然,起了很大很大的風

 

陰 天

 

雲擠滿天空的時候

大地上的人,失去了陰陽

 

灰灰的

—— 謬誤的肆無忌憚

 

我行經在,灰灰

承接,真理的雨

 

大 風

 

忽然,就來了

 

禿子打傘

 

吹落,無數春天的花朵

秋天的樹木

吹破了

很多很多,窮人家的屋頂

和窗戶

 

人間的攪拌機

 

魚肉黎民的人說,這是狂飆

大夫呢喃

精神病患者的一次次尖叫

 

上 香

 

無事而上香,是值得的

 

空氣埵陳

以及,神的子子孫孫

 

引領我向上的

不是,這一縷青煙

 

我聽見

門的把手,響了一下

 

杜 甫

 

從一所茅屋屋頂的茅草被秋風吹跑

我認識了一個老頭

 

現在,當我也成為了一個老頭

那屋頂

飼養著我的餘生

 

我日日對著天花板

如達摩,對著,牆壁

 

我坐在窗前

 

春天的時候,我坐在窗前

我看見,對面窗戶的一瓶花

也坐在窗前

 

去年的時候

我們曾經對視

現在,又相遇了

 

我和她都知道

在我們中間,移動過什麼

她看看我,我看看她

然後,相視一笑

就像是,地下工作者

對上了暗號

 

扶手電梯

 

小時候

書本上說

地主老財都吃人

印象不深

 

後來

讀魯迅的狂人日記

除了吃人兩個字

其餘的

也印象不深

 

最近

從電視上

看見一個扶手電梯

真的吃了一個人

才,大吃一驚

 

                   2018.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