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虛的暫時性

心滿意足的暫時性

花瓶用虛實

闡明現實世界的本性

 

偶爾,我會從外面的世界

帶來一束花

 

更多的時候

我就讓花瓶空虛著

 

凝視她空虛的樣子

我自己

也進入了鏡子

 

雨中記事

 

下雨了。雨水打在我的頭上,冷。

打在肩上,背上

似乎被誰的手拍了幾下

 

我沒有帶傘

我急需,避雨

 

我躲進了一個寬敞高大的屋檐下

那堙A已經有人避雨

六個人,參差有序

我像一個阿拉伯數字七,在邊緣站立

天哪!我的腳下躬身睡著一個人

不理會人間的冷暖

不理會世界是晴,是陰,還是雨

 

他的鼾聲如雷

 

當我站穩之際

正好一聲春雷滾過天空

像他的雷聲的回音

 

我久已不再做夢

我的失眠媯J慮與質疑代替了鼾聲

 

北京大學校長林建華因讀錯字而在道歉信婸焦慮與質疑並不能創造價值。

很多北京大學的學生跟帖回答: 焦慮與質疑産生真理。

 

 

為了排解無法排解的寂寞

他們用淚滴啓程

 

化身,一條條藍色的蚯蚓

讓地圖有了生命

 

從高處的白

遊向低處的藍

 

僅僅是體驗一把

由淺薄到深刻、由傲慢到謙卑

 

由轟轟烈烈

到,遁隱消失

 

向日葵

 

一株植物,被賦予某種秉性

有賴於好事者,內心的痛楚與歡樂

以及疼,或者癢的程度

 

喜歡向日葵的人太多太多

比向日葵堛爾牧嶈鞳A還多

因為陶潛,喜歡菊花的人也很多很多

 

我喜歡夜晚向日葵的樣子

放鬆。不迎合。低垂著頭顱……

將我老來的生活一一描摹

 

在廁所的小便池邊

 

我的左邊,一個七八歲的孩子

眼睛,朝上

麻利的掏著褲襠

一道白光

泄向白白的瓷磚

 

我的右邊,一個七十上下的老人

低頭,向下

緩慢的掏著褲襠

他為自己的滴滴拉拉而羞愧

為這些滴滴拉拉不能上牆

而慌慌張張

 

當左邊的孩子向右邊的老人

喊爺爺的時候

我看見

左邊到右邊

只有五步的距離

 

 

朋友的女兒懷孕了

 

走在街上

她的步履緩慢

目光,看著遠處的天

 

她的心

似乎並不留心肚子堛澈臚l

而在意天邊孩子的父親

 

我向她脫帽致敬

 

因為,我也在街上步履緩慢

不關心寫下的詞語

而在意,詞語的父親

 

 

如果沒有一聲鳥鳴的呼喚

所有的夢,將失去趣味和意義

 

長夜漫漫

驚訝於一只公雞的能力

 

而黎明完美的顯形

得益於一群邊境線上的鳥鳴

 

是鳥鳴的蛇頭,帶領我

從一個黑暗的國度向光明的國度偷渡

 

 

每個人的一生

都是在尋找,各式各樣的門

 

無論是方便之門

還是不二法門

 

都得經過,子宮之門

殯儀館,爐火之門

 

在這兩道門之間

有人叫了一聲。還有人

 

叫了幾聲。更多更多的人

做了石頭的學生

 

 

我愛上白菜不止一天了

 

她白白的身子

碧綠的裙子

我愛她的方式

總是先腰斬,然後剁碎她

和羊肉,或者豆腐

一起炖湯

 

年輕的時候

每次,我見到那個名叫白菜的女孩

總疑心

自己是在夢

 

現在,白菜

也像我炖的湯一樣

不知所蹤

 

街頭賣唱的盲人

 

她的眼睛看不見光

耳朵,卻能夠聽見鋼镚的響

 

歌聲向上的時候

她看不見的眼白也向上

 

她唱的曲子都很悲涼

比曲子悲涼的是她的寸腸

 

歌聲的蜂刺紮傷了聽衆的心房

有人投幣,有人離開。都黯然神傷

 

她一邊唱,一邊體會著

夜幕的黑和眼中的黑徐徐下降

 

她早已明白,唯有自己的聲帶

才能讓,黑,吃掉黑

 

 

夕陽的光線

一把把金色的屠刀

 

將白晝的頭

殺的鮮血直流

 

遠山不動聲色——

冷靜的看客

 

血流成河的河面

星星浮了上來

 

垂下

哀悼的腦袋

 

            2018.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