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

 

他們有自己的小寺廟

也有,各自的,釋迦牟尼

灰色的羽毛

有點像,我家隔壁

著灰條紋衣服的鄰居

 

我見到的他們

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樹叢

在草地,在屋檐或屋頂

在燒餅鋪子的門口

在曠野的電纜上  …… 群居

 

他們從不聚鬧事

他們是在——

念經

 

一根皮帶

 

虛榮心的舌頭很長

 

吃掉一個奢侈品

需要你六分之一的獎學金

 

兒子,我一直後悔並心存感激

 

這根古奇(GUCCI)皮帶

我日日在腰上

 

非常像你兒時的樣子

我需要,天天撫摸

 

又像我含在嘴堛漲瓿Y

天天

 

:兒子2010年大學畢業後,獲得全額獎學金去美國讀博士。第一個月拿到獎學金,就給我買了一根古奇皮帶。我天天著。

 

目光

 

我見識過春風的梯子

 

父親,母親,愛人的眸子

 

我用我自己的花朵

順著梯子爬上去

再從另一只梯子上爬下來

 

我見識過人世的刀子

—— 白眼

 

我不會報之以白刃

 

我用隱秘而獨門的暗器

—— 閉眼

 

白對白

和黑吃黑

沒有什麽區分

 

旗袍

 

開衩處,有剪刀

白光一閃

 

側面的閃電

永遠都比正面的更驚心觸目

 

從宮到舞

美,是美的信使

 

也是

美的囚徒

 

奔走于

弧度的牢籠

 

母親

 

說到母親

我就要說到青菜

 

一年四季

母親每天都要吃青菜

 

令我耳邊起繭的話語

永遠都是

 

「一天不吃青

  嗓子眼兒冒火星」

 

我奇怪

我厭煩過世界上很多很多的事情

 

比如工作,比如詩

甚至,愛情

 

卻從來沒有厭煩過青菜

無論母親在世,還是久已逝去

 

 

永遠都局限于同一方風景

卻因為紅與黃

綠與白的,交替

令時間呈現出了意義

 

有人自窗下走過

他解開上衣的扣子

與豎起衣領之間

構成了美

以及,生命永琲滲妘

 

在高速公路上

 

車子向前

樹木,村莊,風,往後

既不向前,也不往後的,是天

 

我們看雲

很白。很高。很飄

雲看我們

很黑。很矮。很小

 

在車子和雲朵之間

是自由自在的鳥

—— 貼近雲的時候,鳥自由自在

貼近車子的時候

鳥就和地獄

攀上了,親戚

 

窗戶

 

所有的窗戶都開在牆上

就是說

做人要說人話

說了瞎話,就是一堵牆

 

打開窗戶吧

我知道,鳥不會飛進來

因為,它們怕黑

 

但是,天,會飛進來

因為天

可白,可黑

 

在高速公路服務區

 

離服務區還有一公

路邊的指示牌

用箭頭命令我向右拐

車速,由高音轉入低音

一直到,休止符

 

我見到了形形色色的棺木

一具具屍體

從停屍房堿﹞F出來

 

伸胳膊。扭腰。蹬腿

測試,陰間到陽間的距離

 

所有的憋,都是為了一聲叫喊

白色的弧度,仇恨瓷磚

 

為了更好的死,我們必須

加餐。加油。加酒……

 

上路吧

 

嘉興南湖煙雨樓

 

去年,我來的時候

煙雨濛濛。景隨人意

稀少的足跡令我心曠神怡

 

今年,我來的時候

天空陰。遠處的高樓

如風景撕開的傷口

 

人的頭,壓著,人的頭

 

風,依然像一千多年前那樣吹

雲,依舊用一千多年前的步履那樣遊

 

唯有,你,我,他,她

如曲子的變奏

 

一整天

 

鳥在樹枝上靜立。蜷縮濃蔭

一整天,翅膀都沒有撫摸天空

 

我枯坐終日

那些詞

沒有一個歸巢

 

2018.8.6 寄自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