遛 鳥

 

任何偉大的事業和此職業一比

都顯得荒唐可笑

如一場鬧劇

 

以前

老張是鬧劇堛滌t角

現在

他成了喜劇堛漸D角

 

一個人,一

足以令後半生,安靜。微笑

 

閑淡的對著天上的雲

眼前的鳥

老張想起了從前的日子

 

搖了搖頭

又,微微一笑

 

朋友在我家相聚

 

他們到來的時候

一個人,是一陣春風

 

我們家堛漁鄐l椅子

都一一返青了

 

我做好了菜

一盤盤,都是三月的煙花

 

我們一邊品嚐著花

一邊說著與花無關的話

 

直到,黑暗自屋外升起

世界小成了一朵燈盞

 

小小的春天住在大大的冬夜

如心住在人體

 

樹 葉

 

因為樹葉,樹過上了體面的生活

因為樹葉的凋謝

樹,變成了窮光蛋

 

風,吹著樹葉,嘩啦嘩啦響

像不像,在數鈔票

 

再聽——

 

一聲鳥鳴

改變了全部的場景

 

關於詩

 

詩,從來都不是在紙上種麻雀

而是靜靜等待

石頭的開花

 

我知道石頭不會開花

我也沒有耐心

靜靜等待

 

於是

只能在紙上

種些麻雀

 

有 時

 

有時,一整個下午

我都獨自坐在林中的一塊石頭上,想

 

想想東

 

再想想西

 

當然,想的最多的,還是

人活著

有什麽意義

 

螞蟻

從遠處爬來

爬上了,我的身體

在我的身體上

留下了,癢

又爬出了,我的身體

 

望著它遠去的身影

不想了

 

站起來

拍拍屁股

大踏步

向人群堙A走去

 

海 邊

 

每日。每夜。每時。每刻

陸地在傾聽海浪

 

唯有陸地能夠聽懂海浪

簡潔。意味深長

 

聽著聽著

陸地不由自主的將自己的身體

 

伸進了

海浪的腹部

 

一 景

 

站在小學校門口的爺爺

雙手扶著小學大門的鐵柵欄

向堭i望

 

從堶惟馴~面看

外面,像一座牢房

從外面向堶惇

堶情A像一座牢房

 

出來了,出來了

蹦蹦跳跳的,孫子

出來之後,爺爺般趾高氣昂

提著書包的爺爺

跟在後面

屁顛,屁顛。像個孫子

 

 

每次寫到佛

我都羞愧難當

 

我從未讀過任何一本經文

也不在寺廟敬香。磕頭

 

我一直堅定的認為

真正的佛

 

一定是,吃飯時吃飯

睡覺時睡覺

 

而我許多許多的朋友

經常誦經。經常去寺廟敬香。磕頭

 

但他們,吃飯時想著生意、做夢

睡覺時肚子餓。失眠

 

每每夜深人靜時微信我,電話我

我已靜音。安然入夢

 

盤旋的鷹

 

鷹,在天空盤旋

唱片

 

有時,白雲比它高

有時,白雲,比它低

 

白雲,就變成了它

過山車的遊戲

 

站在大地上的我

看著它

 

就像看著溜冰場上的舞者

自帶旋律

 

兩片翅膀的刀鋒

切割空氣。縫製虛無

 

黃 昏

 

從天空入大地之下的夕陽

——  孤獨的預言家

 

流著淚凝視我

流著淚,凝視我

 

一言不發

 

 

再憤怒的雪,也洗不白冤

能夠將恨,一筆勾銷的,唯有槍尖

 

可惜,刺死的不是債主

只是,債主的衣服

 

我關心的,不是上山前的你

而是上了梁山之後

你的心

究竟伸了多少的冤?

 

                                   2018.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