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鐵車站

 

自從埃茲拉 · 龐德

寫出了濕漉漉黑樹枝上的花瓣

那些於此進進出出的臉龐

就有了春夏

 

每天,我兩次進出這

一次春

一次,秋

 

多少個春秋過去

已與植物無關

頭上是雪

臉上,是霜

 

火 車

 

它們的孤獨

令車廂堛熙椔

越發變成了

窦性心動過速的心跳

 

依靠兩根鐵軌

運行

如人類,依靠制度生活

 

連出軌

都讓人類,有了依據、楷模

 

我喜歡深夜的火車

它們的叫聲

酷似殺向黑暗的刀鋒

 

驚醒,並安慰著

我的夢

 

候機廳

 

過了安檢,人就進入這個很大

很大的保險櫃

等待,進入另一個

交了保險也未必保險的

金屬的鳥的肚子

 

現在,時間還早

我可以去吃一碗麵條

我看著自己,變成了,砧板上的

一條魚,對著一把雪亮的刀

 

登機的時間已到

喇叭婸﹛A非常抱歉的通知您

您的航班已經晚點

 

透過候機廳的大玻璃

我看見一些飛機,沒入天空

另一些飛機,從天而降

 

繁忙如時代

起落,如人生

 

在飛機上

 

安全須知堨O人産生恐懼的聯想

 

起飛後

每個人都變成了一枚釘子

被釘在了座位上

自由從來就不是一個框框

而是一陣風和另一陣風之間的玩耍

終于,我到了白雲之上

我明白了牧羊人的惬意和懶散

麵條,還是米飯?

空姐的微笑,莫辨真假

我需要白水

唯有白水才能和外面的白雲匹配

有人,在機艙的廁所門前

排起了長隊

水,有時是天使;有時

是魔鬼

 

當我忘記了安全的時候

飛機開始顛簸

 

人生有很多的虛驚一場

在飛機上

我已經經歷了很多場

 

能從這只金屬鳥的肚子堨X來

我由衷感謝上蒼

 

在停機坪,我驚異自己,居然知道

我從哪堥

將往,何處去

 

流星劃過夜空

 

都說,天上一顆星

地上一個人

 

難怪,父親逝去的那個夜晚

一顆碩大的流星

 

劃過了夜空

如一粒,碩大的淚珠

 

父親,你為什麽夜堥

而不是,緊緊握住我的手

 

其實,我能夠看見

白晝星辰的顫抖

 

機場的雨

 

雨水打在停機坪一只只

金屬的鳥的身上

這些無法收攏的翅膀,和肚子

閃閃發光

 

真實的鳥

躲進了屋檐,與樹梢

收縮起了羽毛

 

一根一根又一根的雨絲

都是有力。鮮亮。頂天立地的

連成了一片

就變得灰濛濛——

哦!中國人

 

一盤散沙

 

沙子散在沙地上

各安其位,各得其所

 

和強硬的水泥滲合到了一起

沙子失去的

不僅僅是自由

乃至,本來的面目

 

更令人不恥的是

沙子還參與了

製造牢房

 

賣栀子花的老太

 

七十歲的她

手堜藒

滿竹籃子的栀子花

叫賣於

菜市場的門前

 

她沒有時間回憶往昔

沒有時間憶起

她自己

也曾經是一朵

潔白,鮮麗的花

 

只是嘴堣ㄟ悸漸s喊

栀子花,栀子花

兩塊錢一把

 

美國加州一號公路

 

每當我憶起2014年的那個盛夏

我的身體就徐徐開花

 

自舊金山的漁人碼頭出發

一直到與墨西哥接壤的聖地牙哥

我的左手,是靜態的語言——

碧綠起伏的山巒

我的右手,是動態的語言——

湛藍充滿激情的太平洋

而加州一號公路,蜿蜒,逶迤

交替使用著兩種語言

 

整整十個夜晚

我在這兩種語言之間遊蕩

頭頂溫和、橙色、不知疲倦的太陽

 

我的孤獨是黑頭髮的孤獨

我的快樂,是黃皮膚的快樂

我的悲哀是中國人的悲哀

我的步履,是人類對自然的肯定

對自身的否定的步履

 

天堂和地獄,開始和結局

都是人間 —— 漏洞百出的遊戲

一如,迷失於大海堛漲|

蒙圈於山林堛滲怞

 

在旅館

 

萬家燈火之上。萬家燈火之下

旅館

孤燈一盞

 

燈,將我的影子放的很大很大

很大很大的影子

在思索,白牆

 

窗外。高於萬家燈火的

是遼闊的夜空

一枚淡黃的月亮在趕路

 

從來都沒有

聽說過

她住過誰家的旅館

 

我知道

星星住過

 

教 堂

 

世界,把人,從人群堣擢鬙X來

除了服飾,飲食,房子和車子

他們往哪一種屋頂走去

才最能區分

 

盡管我信命,而不信神

但我喜歡去教堂走走

喜歡感受感受那堹垢答漁薵^

 

其實,坐在信徒的中間

我的關注點

往往是牆壁上的琉璃窗戶

窗戶上鏤空的上帝

 

我發現,如果是陽光透進來

上帝會笑

如果是陰天,或者下雨

上帝,會陰鬱

 

             2018.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