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葉子

 

樹葉子在樹上

總有一片,先綠

然後,次第綠

總有一片,先黃

然後,次第黃

總有一片,先落

然後,次第落

 

樹葉子在地上

總有一片,先腐爛

然後,次第腐爛

 

樹葉子,知道

自己,是樹葉子

不爭長與短

只爭,春與夏

 

 

遠遠的看,山的形狀

和墳墓的形狀

差不多

 

走進山

低頭,滿眼的草

擡頭,滿眼的樹木

以及樹縫堙A白晝的星星

 

越往上走

路愈窄,人愈少

走到山頂,星星沒了

闊闊的天空

幾朵,閑閑的雲

 

忘了交待

一路上來,跟著我的

是幾聲鳥鳴

 

就像我一生

遇到的

幾個知己

 

想起,來之前

遠遠看見的山的形狀

我不禁

微微一笑

 

成熟的蘋果

 

成熟的蘋果

臉微微的泛紅

一半源自於對世界的認知

一半因為羞澀

 

一個成熟的蘋果

已經懂得

昂首即無知

自以為是就是十足的蠢貨

 

深藏於濃密的葉片之中

越深越好

直到沒有心跳了

落下

和泥土一起腐爛

 

千萬別提

砸牛頓頭的事

 

那個

一半是想像

一半是扯談

 

下 游

 

由於高山,大海

當然,也少不了老天的安排

一條大河

流出了上游,中游,和下游

 

上游高貴,富有……

把所有的髒東西往中游,下游扔

中游得到一些,剩菜殘羹

繼續把更髒的東西

往下游扔

 

下游

承接了

全部的髒

 

我的問題是

人類社會的高層,中層,下層

究竟是

誰的安排

 

秤體重

 

每次,看見秤體重的秤

我都有點茫然

 

那些被別人看起來像魔鬼的肉

在我,卻是天使

 

為什麽,老天?

總是對別人用增加體重的方式

刺激他們的痛苦

 

對我,卻用減少體重的方式?!

 

難道,過去

我身體埵h出來的肉

都是命運

栽的贓

 

雨 滴

 

你一滴。我一滴

從天上,往地上滴

 

我們攜手下凡

 

如兩滴雨

隱匿於,一片雨

 

如兩縷陽光,隱匿

於,全部的陽光

 

如黑暗

隱匿黑暗

 

記 夢

 

做夢的人

從來不以為自己是在夢中

 

我經常夢見自己

站在,舞台的中央

 

領袖一樣

對著台下的人群演講

 

越講越激動

直到,揮舞起了手掌

 

然後,重重的

從床上,摔到了地上

 

          201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