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遊蹤 (組詩)

 

在開往金澤古鎮的高速公路上

 

五點我起床。六點我乘上了地鐵

七點我來到新模範馬路站

現在,我在開往金澤的大巴車上

車向東南。風向西北

一路在春天的尾巴上狂奔

大地在下,白雲在上

大地和白雲的交彙處名叫遠方

這麽快,我們就進入了五月

卻無法進入「五月花」

 

在開往金澤古鎮的高速公路上

我們深陷汽車座位的沙發

如一個一個的國家深陷制度

我的身邊,許多人,深陷交談

我自己,深深陷入自己的夢

 

金澤古鎮

 

橋是彩虹的兒子,流水的基友

金澤古鎮的橋,是全部江南水鄉

古老而簇新的驕傲

我從揚子江邊來,從浩瀚到精致

僅僅一步之遙。我走過迎祥橋

祥瑞與祥和豈能想迎就迎?

我走過如意橋,凝視水波與

水波相擊如破碎的夢

我走過放生橋,魚蝦的快樂

不快樂我們真的能知道?

我走過天王橋,天王老子

就在人間,從來也沒進入過雲霄

我走過萬安橋,常識是

唯有風止,方有安定的樹梢

我走過林老橋,林青何在?

元朝何在?橋彎著彎著彎成了

一個問號!最後,我走過普濟橋

頤浩禪寺的香火幾度熄滅幾度繚繞?

 

古鎮的早晨

 

暮春的陽光打在古舊的房屋上

令黑色的瓦更黑,白色的牆更白

人煙稀少。店鋪尚未開門

天上的白雲細數地上的青石板

我在三橋朱學範故居徘徊

在程十發祖居的門前徜徉

在漫畫家丁聰的出生地緬懷

在楓古戲上扮鬼臉

 

………………

 

早晨一躍而過

遊人,將越來越多

我留下背影,冷對喧囂

 

在南彙嘴觀海公園

 

黃昏時分,我抵達此地

夕陽的光線

酷似一件寬大的金色袍子

緩緩披在大海與陸地上

皺褶處起伏著浪花、葦葉、海岸線

一尾鋼鐵的魚自陸地遊向海

卻永遠擱淺陸地

遠處,東海大橋往洋山島逶迤

人類的幸福生活究竟是來自內心

還是來自貿易?橋彎著問號

天上,一架又一架飛機

不斷自遠方降落在浦東機場

它們如此繁忙,而又如此孤單

在它們孤獨的機身之下

風箏的游魚或大雁說自由自在

卻受制人類手中的一根線

 

當夕陽溺,當夜色浮起

大海以及陸地

帶著剛剛消失的皺褶安息

 

川沙古鎮

 

這埵野掑悛漪P辰

空氣堙A漂浮著胡適之、黃炎培

黃自、黃萬、宋慶齡……的英魂

我仰望他們。敬慕他們。憐憫,他們

 

五月的南市古街

開滿了紅紅的杜鵑

百年的中國濺滿了苦難的血……

 

我撫摸著古城牆上的青磚

如撫摸百年的滄桑

 

有人在城牆的角落塈j

 

                           201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