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監

 

太監有太監的活法

痛並快樂著的發源地

 

下面沒有的人

上面,往往更加硬

割去的一瞬間

他們就已經明白

這世上,沒有什麼不可殺

 

沒有,永遠比有

有更快的刀鋒

 

卻伸出了

一雙

無比柔軟的手

 

聽 雨

 

如果我拉開窗簾

雨就會看見我

如果雨看見了我

怎麼還能如此的如泣如訴

 

在雨絲的小提琴琴弦上

來來,回回

 

我,在正午的夢

回到童年

 

雨 水

 

在清晨說出喜悅的雨水

到了黃昏,就說出了悲傷

 

我在清晨的窗前看雨

我在黃昏的窗前,看雨

 

用老年

去撈,童年

 

時 代

 

螞蟻有螞蟻的順從和辛酸

卻起勁的玩著

互害的遊戲

老鷹有老鷹的貪婪

卻彼此哄抬著,翅膀

行走在高空鋼絲繩上的智者

在雲端奡M章摘句

 

從人人都光屁股的黑屋子出來

太陽的金子

令世界

找不到北

卻酷愛

一條路走到黑

 

盲人誇下海口

「大象

其實就是一根柱子」

 

在美國白宮

 

白宮的牆

像美國還沒有美國的時候一樣的白

像白人,一樣的白

像白骨一樣的白

 

最後

像白癡

一樣的白

 

老 街

 

老街很老

長出了新的枝條

人群散去之後,幾盞蒙灰的燈

保安一樣,在堅守

看著一千多年前的蝙蝠

還在門樓的磚頭上飛

我就不得不佩服

從禽獸堣擢鬙X來的人類

一條小小的河流

在這堜靻s成了一把弓箭

夜夜射殺著頭頂漫天的星辰

: 老街路上的石子

是不是,被射落的星星?

在天上和地上

講述著,繁華與衰敗

 

地鐵上

 

總有一個人

會像人一樣在地鐵車廂的條椅上

坐下

在最後一班車飛馳的夜晚

 

整節車廂

只有,我和他

 

起先,他坐著

因困頓而索性躺下

 

我注意到

他滿身

工地上帶來的灰塵

 

酷似

一個被黃土

埋著的人

 

抵達美國

 

在最深最黑的夜堜頩F美國

城市如此明亮輝煌

「不夜」一詞

在億萬顆燈火呢喃

 

我看見那個海關的黑人官員

向我招手

嘴堣斷吐著

「靠——命,靠命——」

 

媽的

生在美國,還是敘利亞

還真是「靠命——」

 

螞 蟻

 

在洞穴的家,與一根魚刺之間

螞蟻搬運著「價值」這個詞

 

它們知道

夏天不流汗

冬天,就流哈喇子

 

我常常路過夏天的建築工地

仰頭會看見

一隻隻忙忙碌碌的棕色的安全帽

那麼高!那麼小——

 

一隻隻棕色的螞蟻

 

其中有一頂

曾經,是我的父親

 

小時候,老時候

 

小時候

我們的睡眠堥S有夢

卻在白日

騎著木馬的夢

狂奔

 

小時候

我們怕鬼

如怕,長輩

 

小時候

不知道天高地厚

也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

 

小時候

不知道死是怎麼一回事

酷愛在遊戲

視死如歸

 

現在

我的睡眠

突突著亂七八糟的夢

醒來

睜眼聆聽

雨打落葉到天明

 

不再怕鬼

卻怕,晚輩

 

依然不知道天有多高

但明白

地有多厚

 

貪生怕死

已成為日常的學問

 

雨後的早晨

 

有雲,在天上亂

有落葉,在和環衛工人捉迷藏

水窪堛獐茤

被風折疊

 

鳥鳴

用競賽的方式

再次下雨

 

生活

像生活一樣重新開始

比雲還亂

比落葉還會和我們

捉迷藏

比水窪堛獐茤

搖搖晃晃

 

                    2020.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