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吳孟俠  2021.7.29

 

    安慶桐城龍眠山腳有一片緩坡,坡上樹木稀疏,但地面上青草豐盛。是孩子們放牛、遊戲的好地方。

 

    初夏的一天晌午,吳孟俠和夥伴們將牛趕上山坡,任它們自由自在吃草,便和小夥伴們在草坡上追逐嬉鬧。有的摔跤,有的鬥蟋蟀,有的拿倒立,有的翻斤頭,還有的在樹枝上悠來蕩去,山坡上頓時熱鬧起來。

 

    玩了半天,大家覺得沒意思了。這時孟俠建議說:「我們當水兵,打水仗去!」這個建議得到大家一致擁護,牧童們呼啦一下奔下山坡。

 

坡下不遠,有片幾畝地大的荷塘,塘堬葉田田,菱角花星星點點。塘埂旁停擺著五

、六只盆划子,是用來摘菱角、蓮蓬的,他們決定把它們當「戰艦」。

 

    孟俠把大家分為兩隊,一隊讓比他大兩歲的堂兄領隊,自己帶一隊。塘邊盆划子有兩只大的,三只小的,他們用剪刀錘子布決定用大盆還是小盆。孟俠故意輸了,帶領本隊人馬上了小「戰艦」。

 

初夏的塘,已被荷葉菱菜以及水草塞滿,中間有人工扒出來的狹窄曲折的「水道」,除水道外,其他地方難以通過。孟俠的「戰艦」靈活穿梭在荷間,不時以竹篙、小划板以及小棍子當槍出擊,但大「戰艦」笨重,離開水路就寸步難行,只有被動挨打。兩三個回合下來,大「戰艦」上的「水兵將勇」一個個成了落湯雞。這一仗孟俠大獲全勝。對方不甘失敗,要求調換「戰艦」再戰。孟俠見荷塘一片狼藉,再玩下去,要遭大人克了,就說

:「不玩了,我們當騎兵去!」

 

夥伴轟地一聲上了山,一個個爬上「馬」背。孟俠堂兄為了取勝,搶著上了一頭大牯牛背。這牛膘肥體壯,角彎半月,性子很野。堂兄坐在「戰馬」上,手握竹竿,耀武揚威

。他催動「戰騎」,帶著「騎兵」向孟俠「隊伍」沖去。孟俠和部屬手中拿的都是粗木棒

,雙方交錯混戰,結果堂兄「部屬」手中的竹竿都給粗木棒震飛了。最後兩隊輪到最高「統帥」決一勝負了。堂兄的「楊家槍」刺來,孟俠的「狼牙棒」架過去,雙方鬥了幾個回合,一時難分勝負。孟俠眉頭一皺,計上心來。他等堂兄竹竿伸過來,一手牢牢抓住,一手用木棒狠狠敲在竹竿中部,只聽「啪——哢嚓」,竹竿從中斷成兩截,堂兄手堨b截竹竿也在餘震下脫手飛去。

 

    孟俠堂兄跳下「戰馬」,把一肚子氣發在大牯牛身上,對它又踢又打。大牯牛在「刀槍鐧戟」中已是不高興,這時又遭到踢打,野性大發。它大哞一聲,用那對堅實的角向堂兄抵來。堂兄沒想到惹惱了大牯牛,連滾帶爬躲開,但大牡牛也緊追不捨。堂兄向一棵大樹跑去,本想躲到樹後,但腳下一絆摔倒了。

 

  眼看大牯牛的兩只角尖就要刺到堂兄的胸膛,在這千鈞一髮的危急關頭,只聽「砰」的一聲,一根粗木棒不偏不倚打中了大牯牛的鼻樑,大牯牛負痛讓開,堂兄趁機躲到大樹後。大牯牛被打了一棒,也一下懵住了,但看清是孟俠拿著棒子在一旁,又火了,扭轉屁股,岔開後腿向孟俠沖過來。可是晚了,孟俠已將韁繩搶到手,甩給樹後的堂兄說:「快繫上!」俗話說牽住牛鼻子,牛就老實了,大牯牛到了這個份上,再有能耐也是乾瞪眼,只有喘著粗氣,仰首哞吼,表示不服氣。

 

  從此,小孟俠的俠名就在桐城一帶傳開了。後來,孟俠成為革命黨,改名吳樾,為推翻清朝的統治,在阻止滿清五大臣出國考察,欲建偽政憲的暗殺鬥爭中壯烈犧牲,成為名垂青史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