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先在呻吟    2021.8.24

  

  “甚矣吾衰矣!”

  現實世界的現實,讓我感到衰老得非常快。我想找個清靜的地方讓思想澄澈空明一下。

 我這樣想的時候,就恍恍惚惚走進地球皮膚深處——森林。

 樹的屍骨遺骸四處橫枕,如盤樹樁亂似繁星,亂沙迷眼,一片淒涼。怎麼會這樣呢,這是森林麼?森林應該遼闊博大,窮人類而探之,怕也不得其全部的呀?!

 再深入,漸漸黑黝黝的,看不清東西了。只聽見樹上水滴不時掉下來,發出滴滴嗒嗒的聲音。林地濕軟,腐敗的樹葉,年積月累,鋪了一層又一層,走在上面,彈如沙發,需要平衡才能穩住身體。 

 一絲光亮,我看見大樹了。參天古樹,孤傲聳立。也有大樹野心勃勃,鑽天撒蓋,掠奪有限空間和陽光。闊葉藤蔓不依不饒地纏附大樹,錯綜複雜,密麻回環,織交巨網。近處有鳥囀鳴,遠處有狼嗥虎嘯。 

 就在我介於害怕和不安之間的時候,一絲微弱的聲音猶如天籟從遙遠的地方傳來。準確地說,是吟呻之聲撚成一道頻率,射入耳內,這讓我驚嚇不已。當我再仔細聽時,又並無聲音。抑或幻覺?再走,吟呻又來。於是再三,只要一抬腳吟呻之聲就綿綿而來,而且不止一種聲音!這讓我好生奇怪!好生害怕! 

 我正在害怕和研究這聲音的時候。一座巍峨巨碑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我之所以說是巍峨巨碑,是因為它太高大了。如果我戴了帽子,仰視碑頂肯定會掉下來。碑呈三塊屏風形,中間大約突出丈餘,頂為弧圓。主碑上的其他字虛虛緲緲無法看清,但“祖先”兩字卻若隱若現。我大吃一驚!這難道是華夏先祖的安息地?我誠惶誠恐,三叩九拜。禮畢,又聽兩聲吟呻,這吟呻十分地清晰。 

 正當我疑惑不解的時候,我被緩緩托起。 

 我上了碑頂。立此,方知高山如何巍峨,一覽眾山小!世間萬象盡收眼底:繁華似錦的城市;田園詩歌般的鄉村;和諧進取的眾生。急功近利的掠奪、爾虞我詐的欺騙、此消彼長的爭鬥,最後,影像越翻越快,接著頓時消失,眼前又是嵐瘴霧罩的黝黑森林。 

 我腳下的碑似乎在震動,攏目一看,巨大的碑已經傾斜,嚇得我轉過身,卻又讓我吃驚發呆。傾斜的碑靠在傾斜的樹身上。那樹的胸懷,像高山巨崖,巨大的石碑躺在她的懷中,竟像母親抱著嬰兒。我的森林知識庫存顯示已知的樹王,首推雲南猛侖保護區石灰山的四數木,不講它的高,僅胸圍就近二米,它的八塊像板一樣的根,高達十幾米,圍繞走一圈需要五分鐘。可如今四數木還在嗎?

 眼前的大樹似乎是所有樹結合的化身,因為一楞一楞的表皮兀自不一。它們雖然頂天立地,不知何故也傾斜了,但可以肯定地說,不是祖先碑的原故。我正在這樣想的時候,眼前又出現了一幕幕的畫面:砍樹、挖礦、蓋樓、建廠;城市不斷擴大,田野不斷縮小;青山綠野漸黃漸枯;清溪碧流汙濁腐穢,河床斷流;洪水氾濫、山體滑坡、泥石流、地陷、沙漠化;狂風怒吼,沙塵蔽日,宇暗月昏;城市縮小,最後消失在滾滾黃沙戈壁中。歷朝文明蒙塵一角,甚至遺暴荒野,取代的是無處不有,各色各樣、極盡豐富輝煌地速食文化;達官權貴、富賈豪強的紙醉金迷;芸芸眾生的追名遂利;在文明的沙漠堙A文明山峰不斷坍塌,人人裸奔,個個歇斯底里。與此同時,列強也在環伺,蠢蠢欲動!我想看看最後的結果,畫面又無蹤影。只聽聲聲歎息,讓人靈魂顫抖!

      “嗚!滅呼六國者六國,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我知道,這句話出自杜牧的《阿房宮賦》。 

      您是說“滅亡家園的是我們自己,最大的敵人是我們自己麼?!”我心媟Q沒說出來。 

 “居安思危!”

沉重地警示和囑託聲從遙遠的四方八方包裹來:“拜託!拜託!”

    盛世危言!”我張口想說什麼,才張個○形,我已到了森林的外邊。

我想做什麼,但什麼都沒做,我的靈魂和肉身又迅速被現代文明所吞沒。

.........

 

 

注釋:

“甚矣吾衰矣!”:《論語·述而》意即:我衰老得太厲害了。

“嗚呼!滅六國者,六國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杜牧《阿房宮賦》)。意即:唉!滅亡六國的是六國自己,不是秦國。使秦國滅族的是秦國自己,不是天下人。

“居安思危!”:《左傳·襄公十一年》“居安思危,思則有備,備則無患。”意即:在平安穩定的時候要想到可能出現的危險災難。指要時刻提高警覺,預防禍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