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塚下哀乞的眼睛)2021.12.14

   

      地球上的動物中,貓的性愛出勤率可能是最高的,而且也可能是最張揚的。投入就有產出,貓也列入高產世家。 

大院堛漸片堶怴]婚後女性),離退休的,下崗的,全職的(太太)們,無所事事,常在一起紮堆家長里短,插科打諢。

李太太看到張太太一搖三擺地飄逸過來,笑著說:“你這楊柳腰扭來扭去,準備去哪裡招蜂引蝶?”

    張太太笑著要揪李太太的臉,說:“你就像未勾上公貓的雌貨,沒得手就叫得淒淒慘慘,好像全世界都不曉得您懷春似的!”

    大家嬉笑了一陣。就有人說,這兩天沒聽到貓叫號了也!

吳大媽說:“你沒看見小黃身子重了啊?”

張太太說:“這小黃看著溫馴內媊拑菮O!這次不知勾上誰,懷了哪個種?”

    吳大媽說:“不管哪個種,生下來都是我們大院的咪寶寶!”

    又扯到小黃懷幾個。有人猜三隻,有人猜五隻。

    吳大媽說:“老話說雙貓單狗越過越有,現在不知道還靈不靈驗?”

    吳太太不聲不響地離開了一會兒,回來說:“吳大媽,您老還真有一套!貓一般一胎生二到四隻,三五隻較少。加拿大曾有報導一胎八隻,已稱是世界之最了。”

    “八隻?乖乖隆堜N,還真沒聽說過!”

吳太太說:“貓生下來半年就成年了,一年發一二次情,每次發情就叫春,直到懷孕。每年一到兩胎,一胎平均三隻。有人計算,一隻成熟的貓,它和它的後代如果生育正常,十年後,將有……”

    吳太太看著大家,笑著說:“大家猜猜有幾多貓?”

    “三十多隻?”

    “五十多隻?”

    “一百多隻?”

吳太太搖搖頭。

    李太太說:“應該有一兩千多隻?”

    張太太說:“我說差不多一萬隻,貓生貓嘛!”

吳大媽張著個嘴,看著年輕媳婦們爭論。

“小吳,你不要貓著藏著憋著了,扯開褲子你就屙出來吧!”

    “三十萬隻!”吳太太賣了個關子,終於發佈了。

 “啊?!”

    “啊?!”

    李太太上前摸摸吳太太額:“發燒了吧?”

    “去你的,誰知你那爪子昨夜抓了什麼髒東西,不要膩歪我!我這個數字是有出處的!”吳太太說。

張太太說:“你剛才回去網了一下吧?這個數字的確很嚇人的!”

 “媽也,這也太離譜了吧?那地球不成了貓球了?”吳大媽拍著手掌說。

 

說說扯扯轉眼三個月,小黃生產了,四隻,雌雄各半。

那段時間很熱鬧。奶堶怓搢ㄓp黃屙下的粉紅色活動的小肉球,如同自己屙下的兒女一樣驚奇驚喜。她們不分男女貴賤,親切憐憫地喊它們為“咪咪”,並放下手中的一切,自覺自願當起了咪咪們的褓姆。除了一日三餐,其他話題一律圍繞咪咪們的營養調配、生長發育、雌雄比例、戀愛婚配等等。

    咪咪們見到她們,比見到親娘還高興還親。

    貓娘有了依賴,也就是只管生不管養了。不需要奶仔,身體也就恢復得快。何況貓仔半年就性熟了,又自由婚配,性愛生產提速進入快車道。

貓的生產有了集束效應。咪咪們由三五個發展到三五成群,成群結隊,花團錦簇,雲錦一片。

    咪寶寶們發展壯大的同時,奶堶抳健s鮮趕新奇的熱情開始消退。過了那個勁,一個個慢慢淡出去了人影。也難怪,現在,人們只信仰趙元帥孔方兄、權杖和它的衍生物,對其他的事物,即便是“超女”、“超男”,熱情都很難超過三分鐘!縱有仁慈、博愛的短暫揮灑,也是為了更多的名韁利鎖。然而,成熟的貓們的性愛和生產的熱情沒有消退。

熱情地彼消此長,產生了嚴重地不平衡。一邊斷糧斷水,一邊義無反顧地加大馬力生產。咪寶寶們的生存溫飽期望落空了,咪寶寶們的悲劇也就難以避免了。

    咪寶寶們和已長成少男少女的咪咪們,不知人間冷暖,見人就纏腳哀求乞撫,餓了就咪咪叫就喵喵嚎,以至後來,群體哀嚎淒淒慘慘、驚天動地。可再也無法喚回人們的當初那個憐憫那個熱情那個暖暖的笑臉。而它們的祖父母和父母們也已習慣於沉溺於“生產流水線”,只顧快樂地生產著,早已忘記“產後服務”的職責了。

無人管無娘問的咪寶寶和咪哥咪姐們,沒有誰教它們謀生的手段。實際上它們的祖父母、父母與它們的先祖相比,謀生手段也退化近無。先祖充當老虎的師傅,是何等的威風八面。其實當年,它們的祖父母的祖父母們,攀高縱遠,逮鼠逐雀,也還是好手。到了祖、父輩這幾代,環境物化,生活安逸,追逐享樂,遊手好閒,不思進取;個個身寬體胖,貓貓大腹便便。此時,貓們與鼠敵早已為伍,有時還畏鼠三分;雖說打心眼媮@鼠不起,暗地堳o又嫉妒鼠身巧靈活。因此,不要說訓導子女謀生技能,它們自己已行動不便,也根本無技可傳了。貓們祖、父輩這兩代所剩下的驕傲,也就是諂媚了。它們靠此經驗在人類鄙視下獲取棄食。

咪寶寶們生長在這樣一個一代不如一代有生無養的悲劇世家,它們乞生的目光,也只有盯著曾經熱情施捨的人們。但人的博愛有限並有計較的,當他有了新衣後,舊衣就被永遠揚棄。偶爾有善老們投一點食物,也是杯水車薪,解決不了長期的大規模的溫飽問題,何況貓們是潦倒了還要窮奢極欲的食肉動物。

    冬夜,風緊寒逼。天冷星落,滿天淒嚎,遍地哀慟。

    第二天,雪花仍在不經意地飄逸著,天地瓊瑤。牆根籬笆路旁,雪塚累累,淒涼寒徹。潔白雪塚下,永遠沉睡著被奶堶抯鰡溯L又冷落捨棄的咪咪們,它們的眼睛睜著,是哀乞的期望眼神!

    潔白的雪塚和垃圾們一道被清除人們的視線。奶堶抯汝尬萛妥X聲後,一切重歸平靜。彷彿這堭q來就沒有發生過什麼事一樣。事實上,這堭q來就沒有發生過什麼事,人的生命和利益沒有遭到侵犯!

    是夜,貓爸貓媽們仍熱火朝天地熱戀,驚天動地快樂!

人們也不例外,熟視無睹地過著自己的快樂的生活!

地球當然也成不了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