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火蟲的回憶    2021.6.19

 

    

 

圖片取自網路

 

許多現在已經消失的事物和景象中,螢火蟲是最令人難忘的。

 

 最初看到螢火蟲是在我的家鄉廣東澄海縣。猶記大約三、四歲的時候,每逢夏天晚上,家人都會在庭院中納涼、談話、喝工夫茶。

 

 那時候花架上的夜來香和盆栽堶悸滬[莉花,以它們的香氣把我們團團圍住,大水缸中的荷花也嘩然立起,不甘示弱的搖呀搖的,搖出一庭院淡淡的荷花香。各種花香和嫋嫋的茶香互相縈繞撞擊,撞出了許多歡聲笑語。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點點精芒從草叢中慢慢升起,隨著花香和茶香在庭院中來回飄蕩,這些精芒到處遊走,有時停歇在夜來香的花架上,有些停在盆栽的花葉上,與天上閃爍的星星互相輝映,在夜的海洋中閃著點點的金芒,像珍珠釋放出熠熠光彩,也像許多眨著的小眼睛,煞是好看。在家鄉,我們都叫它“火金姑”。

 

點亮每個人心中的希望

 

 螢火蟲之美在於它是細細小小的、不張揚、不爭寵、只是默默提著一把微弱的小燈,飛過每個渴望的心靈。微弱的小燈,不慍不火、無聲無息、似有似無、微弱而堅持,點亮了蘊藏在每個人心中小小的希望。

 

 七、八歲的時候住在新加坡的紅山區。當時只有稀稀落落車輛的大馬路引入一條紅泥小路,大約走一百多米左右的地方就是我們住的沙厘屋(鋅板屋)了。

 

這沙厘屋是一間屋頂以鋅板蓋成的大屋子。中間有一個大廳。大廳的周邊,有好多間房,住著好多戶人家。我們一家五口,就住在其中的一間房子堙C大門口是一個相當大的庭院。我們小孩子經常在庭院堶悸戚A,如跳飛機、老鷹抓小雞、捉迷藏、跳繩、互相追逐……

屋子的周圍都是一些樹木,所以經常有一些昆蟲和和小動物來拜訪。在那空調還屬於奢侈品的年代,每一戶人家的窗口都需要加上紗網,以防昆蟲的入侵。

 

晃動著的小燈泡

 

天色漸晚的時候,屋子的周圍或庭院堨i以看到一些閃閃爍爍、晃動著的小燈泡、原來是草叢堣仱_來的的螢火蟲。

 

螢火蟲很容易抓,只要輕輕用手把它圍在手掌中,然後放進玻璃瓶堶探N可以了。裝了許多螢火蟲以後,玻璃瓶上面蓋上蓋子,在蓋子上刺了很多通風的小洞。這個小瓶子就成了一盞小電燈。晚上玩到累的時候,上床睡覺前我們就把它給放了。

 

不久以後我們搬到河水山的亞答屋(屋頂以亞答葉組成)。這屋子是在一個小山坡上。旁邊還有幾棟屋子,四周都是墳墓。沒有月光的晚上,有時也可以隱隱約約看到墳墓上或者樹下點點滴滴閃爍的螢火。到底是不是螢火呢?還是傳說中的鬼火?那就不得而知了。

 

這些都是我比較年幼時候對螢火蟲點點滴滴的記憶。

 

稍大開始工作的時候,應一位在南洋大學讀書的朋友的邀請,到他的宿舍堶悼h住宿幾晚。晚上我們走出校園,經過南洋大學的大門,右手邊是雲南園餐室,我們就在那埵Y飯。在雲南園餐室對面,也就是大門的右側,是一大片菜園。除了一條導向大學門口的泥路,周圍大部分都是樹叢。

 

多麼浪漫和美好的夜晚

 

有一天晚上我們從宿舍走出來吃飯,飯後天已經暗了,就看見菜園堶萼_點點螢火,在夜空下密密麻麻的上下浮動著。我們一路走進雲南園,兩旁的樹叢中點點滴滴都是閃爍的螢火蟲。在那夜涼如水的晚上,只見天上繁星點點,眨著眼睛向我們微笑、地上螢火蟲提著小小的燈籠到處為我們照路。那是多麼浪漫,多麼美好的夜晚啊!

 

一下子幾十年就那麼過去了,南洋大學也沒有了,雖然雲南園還在,但是螢火蟲也跟著南洋大學一起消失了

 

而最近的一次看螢火蟲,是在馬來西亞而不在新加坡,那也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我和家人一起到馬來西亞東海岸的Lanjut旅遊。夜間在導遊的安排下,乘小船沿著河岸緩緩滑行。

 

導遊帶我們到離開旅店附近的一條河上游河船。一條船上坐了十幾個人,沿著河堤,也沒有開動馬達,只是輕輕用槳划水向前慢慢滑過去。只見河岸兩旁的樹上掛滿了密密麻麻小小的燈泡,一閃一閃的,簡直就像一株一株的聖誕樹。

 

照亮我心中重逢的渴望

 

在那樣寂靜的的涼夜堙A輕風拂面而來,吻過我們的臉頰,無聲無息的美悄然而至,向我們圍攏過來,洗滌著我們荒蕪了很久的心靈,許多小時的回憶也刹那間蜂擁而來,讓我們感覺到了人生的富足和美好,於是我在一霎間寫下了這樣的詩句:

 

沿著河道,我們

一路追蹤  墜自天河的

星群。四野淒寂

只有輕微的呼吸聲和起伏的

心情,伴著小船浮沉的水聲

 

沿著河道,我們

一路搜索,躲在記憶深處的

童年。星星匿藏,月亮失蹤

暗夜中閃爍的聖誕樹

那千萬顆明滅的眼睛

照亮我心中重逢的渴望

 

…… …… ……

 

輕舟划過水面

如歲月,來去無蹤

逐一熄滅的螢火

如漸遠漸行漸遠的

                童年           

 

在這之後,我就再也沒有看過螢火蟲了。不知道在這高度發展的島國,這水泥森林之中,是否還有螢火蟲的存在?是否,螢火蟲只能永遠存在於記憶之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