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風箏    2021.10.7

( 圖片取自網路)

 

晴空萬里,美麗的風箏搶佔了飛鳥的版圖,在天空四處招搖。不同的顏色,不同的形狀,至少都有十幾個,自由自在如老鷹般在天空翱翔。線的另一端,卻緊緊地聯繫著地上一顆顆想飛的心……

 

把我整個人拉得離開地面

 

 四、五歲的時候,在家鄉第一次看見風箏,是哥哥牽著我的手,把一根在當時看起來相當粗的線,放在我的手中的時候。那是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當我抓緊那根線的時候,那根線竟然把我整個人往上拉,拉得離開了地面,我嚇得抓得更緊,一邊喊叫哥哥,而哥哥只是微笑說:“不怕,不怕”,緊緊拉著那根線的下端。我小小的身軀就這樣離地約兩尺左右,隨著風箏和風勢,像盪鞦韆一樣地晃動著。起初有點怕怕,但有哥哥在身邊,慢慢就不怕了,反而覺得好玩。

 往上看去,在很遠很遠的天空堙A也有一個晃動著的影子,那就是我第一次看到風箏,也是我第一次放風箏。其實當時那個風箏非常大,哥哥把風箏拉下來的時候,風箏的長度比當時大約是廿歲的哥哥還高,沒怪在天空的拉力那麼強,能把我整個人拉得離開地面了。

 童年的時候,因為哥哥的關係看到了許多不同的風箏,而且都非常大,放風箏的人除了一些青年以外,大人也喜歡。他們放風箏放到累了,就會把風箏線繫在樹木的枝幹上,然後就可以回家了。風箏仍在天空中不停的飛翔了一整夜,隔天早上把枝幹上的風箏線解下來,又可以繼續玩了。

 

在風箏上綁上風鈴和燈

 

 有時候那些大人會在風箏上綁上一個風鈴。風吹過的時候,它就會發出嗚嗚叫的聲音,因為風不停的吹著,所以地上的人就能聽到它的聲音。綁上不同的風鈴,就會發出不同的音調,所以即使不看著風箏,也知道自己的風箏還是不是在天空媬炸鴃C

 風箏上也可以綁上一盞小燈,在夜堭瘚菑悛禳A就可以看到天上閃爍的火光,有點像飛機在天上飛來飛去的樣子。不過到現在我還是想不通當時他們綁著的到底是什麼燈?

 也許我當時的年紀小,所以看到風箏特別大,其實現在想起來的確很大,而且有不同的造型:有些像鳳凰,有些像蜈蚣,有些像老虎、鯉魚、白鶴、天鵝……還有一些像昆蟲如蝴蝶之類的。由於這些風箏都很大,所以他們都用比較粗的線。年紀還小的我身體比較輕,一抓住風箏線就被他拉上,假如不是哥哥在另外一端抓住的話,我就會跟著風箏線飛上天空了。

 因為小時候的經驗使我對風箏充滿了好奇。每一次哥哥跟他的朋友出去放風箏的時候,我都吵著要跟他出去。而當時在所有玩風箏的人當中,我是最小的,經常有些哥哥、叔叔、伯伯的喜歡逗著我玩,也讓我玩他們的風箏。雖然幾十年過去了,但當時的印象卻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腦海中,永遠也不會消失。

 

學習自己製作風箏

 

 長大後生活在城市化的新加坡,能放風箏的地方屈指可數。倒是在中小學時代,還有機會放風箏。

 小學的時候住在紅山區,也看過一些大人在放風箏,但是他們玩的風箏就沒有那麼大了。一般來說都是菱形的,長寬大概是一尺半長,最長的也不過是三尺左右。很多都是自製的。我自小對手工很有興趣,所以有時也跟著那些比我大一點的孩子製作風箏。

 製作風箏其實很簡單。只要把那些細細的竹子枝條,用細線綁成十字架的樣子,再用玻璃紙或者是很薄的砂紙,粘到四個角落上去,就可以做一個簡單的風箏了,甚至有很多時候不需要竹子,簡簡單單用紙折成的一個形狀如︹,兩頭繫上兩根線就變成一個簡單的風箏,只要有風它就飛起來了。

 

在墳墓群中放風箏

 

後來我家搬到了河水山一帶的亞答屋,這間屋子位於一片墳墓群之間的小山坡,隔壁住著我一位小學同學。有時候我到他家和他一起玩。我們也曾經一起製作風箏,一起放風箏。我們經常在凹凸不平、崎嶇起伏的泥路上,從一座墳墓跳到另一座墳墓上,風箏雖然簡陋,在那個時候卻是歡樂的源泉。

幾年後我們搬到金殿路的政府組屋,就很少有機會放風箏了。最多也只能以白紙折成︹的形狀,偶爾放一放過一下癮。現在想起來,風箏似乎代表著年幼時一顆渴望自由的心,渴望能像飛鳥般無憂無慮的在無垠的天空媬炸鴃F它也象徵著對未來美好的憧憬和嚮往。

成年以後,就很少放風箏了,一直等到孩子來了以後。城市化之後的新加坡,已經很少有機會,也沒有適合的地方放風箏。偶爾我和內人會帶他們到濱海城的草地放風箏,但畢竟不像小時候,隨時隨地都可以放風箏那麼方便了。

現在已經很少看到在藍空中翱翔的風箏了。放風箏,已經成了我童年時一道難忘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