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謫仙》輯二 色

 

今夜的出軌不被指責

             2018.08.0408.17修改

 

躡手躡腳,輕啟柴門

一些影子鑽了進來,伸手

撩起夜的序幕

這是情花催產的中元

指尖下演詮的這場艷遇

如夜來香,只在墨色中暈開

把肉身放進眠床

似放一枚羽毛般,輕盈

又危險

暗光湧動,如水如潮

性,無需交

此刻,我是聊齋的主人

可任意召喚書生才俊

可隨性擇選狐仙花精

你有你的小倩,我有我的采臣

項美靜詩集•47

隱聞雞啼,銜走半熟的夢

盤坐在榕樹根上的影子喃喃著

有一種媾合,叫:神交

 

誘拐你的是哪縷風2018.11.14

 

風一招手,靈魂便輕盈起來

如飄逸的雲

潦草的腳印落在茶道

放出去的眼球擱淺在白鴿的背影裡

 

隱身,幽谷夢溪

一把斷弦的箏

彈出幾朵細碎的水沫,打濕了韻腳

游魚出聽,情,是浪裡的花

 

雲在谷口卸鞍

席地,盤腿,與山對坐

在百年外的默念處

這,是我見過最恬靜的仙子

 

裸胴,溢出的香,迷迭

人類的胎記,粘滑的青苔

攀晼A只為一節破土的玉臂

水流處,湘妃,羅漢,誰在吹簫

 

遠處有騎竹馬而來者

我猜,一定是履約的左巴

走,咱們私奔去

山岰裡有寄宿的客棧,它將收容越獄的靈魂

 

玫瑰的獨白2019.07.08

 

當蝶偷吻我

我則望著你托腮望我的模樣

怕採摘時

情,會刺傷你的手

 

花瓣上有愛過的痕跡

刺出的血

是這生最用心的一幅彩繪

也是你寫得最淒美的一首情詩

 

在夜半,被灑下的月光砸碎

在風中,柔軟

 

安撫龍捲風 2016.06.28

 

一陣淒厲的呼嘯鑽進耳朵

如昨夜

狂飆的你

 

秋天,滿目花草凋萎

懸而未落的那片楓紅像極你的臉

葉脈沿著荒涼的額頭

在我的情緒裡蔓延

 

離家三條街就感覺臨近風暴的旋渦

轉角恰好有一家花店

選束滿天星或康乃馨也許能平息更年

 

忐忑的手伸進褲袋摸不著鑰匙

卻掏出一句 I Love You

如沐春風的你像盛開的花

在我臉上繡了一枚火烈鳥的唇印

 

又聞白果香2016.11.23

 

杏葉黃了,銀杏熟了

 

老漢笨拙的手剝著白果

就像那年不安分的手

剝開她旗袍上的那粒葡萄扣

 

咬開硬殼

果肉在舌齒間蹦跳

 

老漢笑了,帶著幾分得意

像一隻抓住小鼠的老貓

嚼著獵獲的滋味

 

  2016.12.11

 

翻開夾著書簽的詩集

期待,你為我寫的詩句

在一個冬日午後的陽光下

綻開,滿院玫瑰

 

我只是想

讓整個冬季寒冷的夢

裝滿芳香

 

於是,把江南的春色

畫在一枚郵票上

捎給你

 

當收到我的信

你的冬天

便也姹紫嫣紅起來

 

擀麵杖成了第七根肋骨2017.07.11

 

月亮又開始施展催眠術

次第淡隱的巫山在暮色中酣睡

那倒影,在水床甜甜地夢著

 

揉著麵團

就像女媧摶土造人

我,捏了一個你

 

2016.11.22

 

再抽就跟你斷交!

她笑著,緩緩劃了根火柴

火苗一下子燃著了乾柴

 

他說:最後一支,再抽和你斷交!

 

她想他的時候就劃著火柴

他想她的時候就點一支煙

 

其實,他覺得她抽煙的姿勢很美

 

荒原月光2016.06.26

 

孤零零的教堂在荒原嘆息

塔樓上發情的貓

抱著自己的影子在喵喵

 

哥哥不在家

帶著弟弟出門去遊蕩

背影化作妹妹枕邊的淚流向遠方

 

黑夜收留了寂寞

收留了修士的欲念修女的渴

荒原上,惟有野貓發情的泣叫在迴盪

 

情人與密探2016.03.08

 

詩是我的情人

也是潛伏身邊的密探

 

一提筆

白紙黑字

我與他的那檔子事

便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風擬蝶戀花2016.03.22

 

耳朵鳴著永不過期的情歌

樂聲滑落,在枕邊

長成一朵玫瑰

 

風歡喜如振翅的蝶

在小小的蕊上

探訪,那個隱秘的滋養繁華的世界

 

蝶在花間,蝶在夢中,蝶在天之外

風以蝶的姿勢舞動

在春色裡

 

桃花劫 2017.03.10

 

老漢在井臺舀水

想到那如水的女子,濕濕的

便濕了眼眶

 

受不了村裡人的唾沫星子

那年,她連同蜚短流長

一起沉入井底

 

她走的時候,正是

桃花紛飛的季節,而今

這叫桃紅的女子在老漢眼裡紅著

 

無花果在風中紋絲不動

樹葉不動,老漢也懶得動

遇上如水的女子便逃不過前世的劫

 

唉,快清明了

桃紅墳頭的花開了吧

在井臺舀水的老漢濕濕的,濕了眼眶

 

與情人書2017.02.07

 

今夜,有約

借你的臂膀作枕

想我的情郎

 

那年的今天很冷,冷成一朵雪

你在雪中飛,飛向郊外

翩躚的翅膀像幻想

把眷戀鎖進我的瞳孔

 

黑暗的天堂有藍色的幽光

流竄的魂收容了流浪的你,在夢裡

向今生索取前世的身影

 

你用無骨的短肋

刺開了花蕊

只為西方一株枯梅點幾滴紅

 

那年今天很冷,冷成一團雪

你只顧在雪中飛,卻不告知我去向

落單的背影如我落單的夢

冰凍成碑

 

在碑上拓下你的名字

且把那夜的邂逅裝進墓裡

醒不來的夢在飛,飛成罌粟

你,是我最後一個戀人

 

2017.01.10

 

黃昏的風有些無聊

總在牆角打轉

像極了鄰家的毛小孩

嗅到尿騷的味道

 

風與雪不期而遇

遲疑的手在她白嫩的小腹

種下一株蘭草

便如屋頂那隻完事的貓

悄無聲息地走了

 

這段曾經的偶然

在夜夢的枕邊,釀成酒紅

 

在風的舌尖過夜

           2018.07.14初稿    08.16修稿

 

就等夕陽昏沉入夢

步出畫軸,尋

另一個游絲般氣息的影

 

我不是紅鯉亦非成精的白狐

是那年三更溺水荷池的

青兒

 

呼著風,吸著黑,潛行

玉米莖羞於袒露羸弱或飽滿

憂傷和歡愉不改夜的黑

 

嚼著饑渴,唇齒溢出蕊鬚的香

沉淪,起伏,穿過暗眠

像飛蛾,等一盞燈

 

這縷人間煙火,比蛈熅捉E的月

誘人

 

 

七夕,不過是個傳說2017.07.24

 

七夕那晚,獨自在家看碟片

恍惚間把自己塞進了放映機

 

蠟燭越燃越短,睏意越來越濃

不曾有過的渴,像蛇,纏身

 

那夜的夢,痛快淋漓

我把最性感的一顆男星,摘了

 

每次愛,都是初戀 2016.11.21

   —和非馬詩:〈醒來〉

 

秋天的終結與落葉無關

轉身,是另一場邂逅

 

一葉嫩芽破土,洩了春光

 

2016.05.07

 

每看到梨花就會想到如花的日子

飄落夢徑的小白花如仙子

常牽引我回到青春歲月

 

便南鄉,茅柴園

一字排開的四間紅磚土屋

土塚,老梨樹

 

黑板前,學生的歡笑聲裡

知青了三個春秋

那年離開正是秋季

 

老梨樹的枝椏掛著蒼涼

很聊齋的感覺

從此我再也走不出四月,茫茫的白

 

2017.03.10

 

撚一個影子作伴

幽幽的白如妝台前的女子

對一面鏡子,瞅著銀光中的憂鬱

 

風一吹,吊在竹梢上的月亮

便被竹葉割破

如漣漪中的碎影

 

冷光、幽暗、死亡、冥想

波紋如蛇般向月光深處遊去

還有,一朵溺水的桃花

 

2019.07.01

 

突如其來的一場雨

濕濕的,潤了整個山居

久違的歡喜,雀躍著

 

瓦當下,玫瑰探出頭喊我

這魅惑的色刺在心頭

痛,多少次才能煉血成丹

 

把誓約烙在指尖

許久,不敢再觸碰

你的莖,豈是凡塵俗子所能掌握

 

當夕陽西沉時,你

垂首,以裸露的蕊示人

色,即是空

 

我聽到枝頭分娩的陣痛

 

紅梅吐蕊,驚鴻

孤影,喚醒枝節上的荒涼

 

冷冽,花瓣上的經紋

刺痛我的肌膚

 

草甸上的雀鳥,叼起落瓣

片片,自空濛處落下

 

飄零,竟是那麼地優雅

來年,雪否?

 

  2019最後一個冬日

 

2017.06.12

 

那支金派克墨水已乾

你卻非要它擠一首詩出來

結垢的筆頭在指尖長成石筍

乾巴巴地,瞅著

一頁墨跡泛黃的稿紙

思,不濕,何來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