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賜隆寵   慕靄敬頌

華夏天主教聖殿偉人

于斌總樞機主教(1901辛丑-1978戊午年)

2021.8.15 披刊於「天主教週報」  于德蘭提供圖片

 

偉哉!慈哉!聖壇之寵,華夏之光!

敬賀厚恭  教廷親王—紅衣于斌樞機主教

天堂榮獲位賢士、環球惜失了位偉人!

寫在崇愛樞機一百二十歲冥誕

 

IMG_6838

        

 

 

    前言: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三日,為教廷親王于斌紅衣樞機主教,一百二十前,榮誕神州大地,冥誕紀念日!

    教廷親王于斌紅衣樞機主教,不僅僅是聖壇之大幸,亦實為我華夏之霞光!為緬懷神州炎黃之榮的超級世界偉人,吾等有幸獲榮寵賜緣,得以分享他老人家,先近敏銳的宏觀鴻業,追隨更效仿此賢哲高士之經典懿行及睿智厚德!茲此,獻上拙作,該文曾刊登於《中外雜誌編號第四六八號二零零六年二月號,七十九卷第二期》敦請諸位先進、高人,示教斧正之!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三日,是我最崇愛的于樞機主教一百二十歲的冥誕,在這個特別的紀念日裡,願與衆人分享段親身經歷且感人至深,而又令我終生難忘的溫馨往事。

    那是一九六六年,剛進入輔仁大學第一年的暑假,當時就像剛放出樊籠的小鳥般,玩興十足,既毫無牽掛,亦不作任何準備,懵懵懂懂地,就加入臺北金山的大專學生夏令營》,於活動結束後,甫歸家還不足一天功夫,那最疼我的外婆突,然血壓超高,得緊急就醫;當時極不放心年已古稀的她,獨自孤單住院,當下,毫不加思考,更罔顧肩上還扛行嚢,便立馬匆匆隨同外婆入住空軍總醫院,刻時,院方尚無陪宿設備,即只好將就,以張舊躺椅,靠病床旁,白天當坐椅,入夜則權充陪宿之用;處炎夏酷熱的臺北,倒也妥貼方便。 

    約在外婆入院後第二個星期四,該日毒陽高照,天氣出奇的悶熱難熬,上午十點鐘左右吧!房外突然湧過一波波的人潮,似乎突破的水閘,源源不斷路過我房,直奔後院,訪者多服裝講究,男士們均西裝革履,而女眷們也全妝扮得高潔典雅,個中竟不乏神職人員,熙來攘往絡繹不絕人潮,相隨結伴而來,届時嚴肅而又熱絡榮景,直持續到下午三點方才稍止;即便於四十年後,那超俗場面,堪比賣座影片,着實深烙腦海,皆清晰如昨,歷歷在目!

    是日,即便晚餐時刻,夕陽西下,位居盆地的臺北市,還是宛若烤箱,飆高超溫,熱烘氣悶,切逼得令人難以忍受;刹間,萬籟俱寂,紋風不動,只覺空氣似被烤焦,頑强凝固起來;就連那惹人厭煩的蒼蠅,也全停擺罷飛,動彈不得了,世界肅靜,即便根繡花針落地,也都能聽得真切入耳!

    衆人皆被烤得昏頭轉向,於疲憊不堪下,紛紛墮入夢鄉,外婆自然也不例外,臥床安眠; ;環顧四周,似有“人人皆睡,我獨醒”之感!

    靜坐躺椅上,口吐熱氣汗直冒,處此惡狀下,一向手不釋卷、書如癡的雅興,也因難耐高溫,而意興闌珊,頓覺渾渾噩噩,打哪都提不起勁來,愣呆片刻又閒極無聊下,忽憶起晨間如潮訪客,即按耐不住心中好奇,激起斗膽,就這麽就躡手躡腳偷溜出房,沿長廊快步,繞到後院,欲一窺原由;好在老天速助,終在長廊盡頭,尋到註有“特別病房”的套間!

    哈哈!就像是發現了新大陸般,興奮得竟也顧不上應對進退,應有的禮儀教養,連忙探頭向門裡望去,只見屋內舖得滿地的花籃盆景,一片花團錦簇,奼紫嫣紅,絢麗而又耀眼,把個病房佈置得有如花市,熱鬧非凡!

    便一排排花籃順眼望去,就在盡頭靠窗的鋪上,躺着位正在看報,體型高大魁梧的病人;偏巧,僅這麽探頭速瞄,適逢病人放下報紙,嘎然與病人四目交投,直被逮了個正着!

    驚恐下,但見此人,邊向我招手,邊以親切悅耳呼喚道:“小女孩兒啊!妳探頭…是不是想要進來看看啊?”一,病人有意邀請我進去?瞬間,我定睛一看,哇呀!這不看還好,看後真的是非同小可,驚嚇得傻眼!喉頭突然漲熱,彷彿心臟要從胸腔噴爆出來,不覺暗自叫苦:“哎呀,我的天,不得了哇!竟然是我們的校長——于斌樞機主教!”。

    嚇得目瞪口呆,整個人像木樁般,就這麼直愣愣固在房外,連半句話也哼不出來!那兩條腳呀,嘎然失去知覺,變得冥頑不靈,全不使喚,只管扣牢釘死在原地,儘管奮力下死勁,甚且還來個渾身解術,可依舊僵硬動彈不得。

    無奈至極下,心中的懊惱,是可想而知的了;直怪自己太過於唐突、冒失,不禁暗自叫苦;想着剛從夏令營甫歸,就不假思索,慌忙直奔而來,不但人曬得黢黑發亮,就連衣著也是單衫短褲的,再加上光腳丫子,脚趿雙露趾舊涼鞋,簡直就是一幅活脫脫,不修邊幅的狼狽樣兒,公然如此膽大包天,更不知檢點,就這麽堂而皇之、挺立面對這位馳名中外、享譽國際的偉人?思及至此,極不自在,也甚感不安,以至驚嚇到,恨不得就地掘洞,立馬跳下方好!

    惶恐間,一顆心忐忑難安蹦跳不已,引得五内沸騰,熱血衝頂,正躊躇不知所措時,耳邊又再響起如慈父般親切的再次召喚:“咦!妳這個小女孩兒,怎麼還不進來啊!”

   聽後,只得硬着頭皮,怯生生地慢蹭方步,挨到他老人家床邊,立見樞機對我伸出厚實溫潤右手,我哪敢怠慢,火速緊緊握住,頓時一股暖流立即通過手背直達心底:“校長您好!”我似乎聽到自己囁囁嚅嚅,斷續顫抖的問安聲。“噢!”老人家頗為驚奇,不禁詫異道:“想不到,妳還是我們輔仁大學的學生啊!”

    樞機以不甚驚訝的口吻,既興奮寬慰而又慈祥的眼神環視我,與此同時,但見他伸起雙手,似乎有意想坐了起來,見狀,我連忙一個箭步趨到床頭,將床前段搖升起來:“哎呀!妳還會調整病床呢!呵,妳叫什麼名字啊?妳又怎麼會在醫院裡呢?”樞機一口氣連聲詫異垂問。

    單從他老人家平易近人的態度,以及溫馨關懷的話語中,即刻令我有如沐浴春風之感;直把原先緊張不安的情緒,就此如釋重負,平靜淡定了下來少頃,這才小心翼翼地回答起樞機的問話。

    當他老人家得知,我留院照顧病床上的外婆時,老人家不惜巨細靡遺,詳加關切;以他一位日理萬機、身居高位的宗教領袖來說,人們有幸能藹見僅位居一人(教宗)之下,萬人之上的教廷親王——于樞樞機應屬畢生的萬幸了,而我僅是個平庸泛泛度生的大凡人,何能何德獲賜此殊榮?!

    頓時,受寵若驚,糊塗得不知所措,除了感激零涕外,還真準備向樞機行禮朝拜,甚至五體投地也是理所當然,無奈,須臾的突發驟變,再加上遽然緊張過度,致使神經不聽使喚,公然張口結舌了起來!

    樞機見狀,先是錯愕半倘,旋即,便以輕鬆口吻笑語道:“呵呵!詠平啊,妳的這個名字是不是「歌詠和平」啊?我猜,妳一定是在抗戰勝利之後才出生的吧!?妳說說看,我猜得對不對呀?”

    由此印證,樞機的才情睿智,是何等的超群出衆啊 ?

樞機雋言慧智,既關注又極慈慰的詳詢;倏忽,逗得我笑顏逐開,打從心窩堙A欽佩這位才華橫溢、厚德載道的大慈善家!

   老人家風趣戲語方落,旋即投注我肩上綁的黑布條,“這是為父親恩師,前湖北朱懷冰省長行孝,他老人家對我家照顧備至,每年暑假都住在那兒陪他,那時雖行動不便,但身體倒還硬朗,哪知……”

    樞機見我哽咽難言,急撫肩安慰不迭,不勝感慨道:“啊!詠平啊!妳要知道喔,我們信仰天主的過世,就是回到天主身邊……不用難過了!令尊慎終追遠,勒守我華夏固有美德,懿行可嘉哦!值得繼續奉行,並須堅持傳承下去才是!”

    語畢,稍遲了一會,赫見樞機面露倦容,是該讓老人家休息及告辭的時刻了;倏忽間,驀然醒覺到“哎呀!我還沒來得及向樞機探病問好呢,卻反倒讓他老人家一再地安撫我來了!”。

愕然大悟下,旋注視目掃樞機貴體,嚇見他老人家,六尺有餘,身高長的個頭,致令那赤裸、水腫形若饅頭的左腳,不得不穿越床尾,透伸出鐵欄杆外;當即看得令人心驚膽顫,且格外於心難忍,暗自偷偷低頭噙淚當兒,竟不但任性失理更且衝動突兀,徑自以食指輕碰了下爆腫脚面,驟即冷不防地留下個小凹窟窿;錯愕驚嚇下,直嚇得出了一身冷汗,不覺強壓不住,咋然一曡連聲“啊!啊!啊!……的尖吼了起來,餘音未了,便聽到樞機以慣常輕鬆笑語道:“呵呵呵!哎呀!我說詠平啊!妳這小女孩兒,這只不過是一點兒的水腫,就是走路不大方便罷了,嗯……沒什麼……沒什麼大礙的……別為我擔心了吧!啊?……”   

着,樞機自己都已經病躺在床上了,竟還關心體恤起他人來!呵!這是多麽崇高慈悲而又厚道忘我的至聖情操啊!聽後,感動又心疼;不料,老人家語音尚未了,護士入室查房,為免繼續叨擾,並也顧及病人需多休息,便借機告辭;樞機見狀,即刻把我叫住:“詠平啊,快去桌上拿盒蘋果送給外婆吧!啊…”聽得着實大吃一驚,心下暗自懊惱,原本空手來訪,早就於禮不符!而這會,反要取盒蘋果帶走,天下豈容如此失禮喪義之事?即壯膽據理,奮勇婉拒,卻暗忖

    『從上下古今歷史角度評之,尊奉貴為紅衣主教于樞機,其厚德睿智、大善無私,極為難能可貴,不僅是我華夏難得之榮耀霞光,崇高之賢睿偉士,不僅視為鳳毛麟角,更是世界聖壇不可或缺的宗教領袖!』

    好了,這下反觀自己,一幅不修邊幅窘相,不單冒失喪禮,已是大不敬,應罪加一等了;再則,空手闖進悖禮失儀,就更難辭其咎,故而不假思索,一疊連聲敬謝婉拒受!

    樞機見狀不禁笑呵呵地,手指腫得似饅頭的左腳:“詠平,我看,就這樣吧!”一派若無其事,輕鬆笑盈:妳看啦,啊……我的腳不大方便!”續以商討口吻:“那麼就這樣吧!就由我來請妳,替代我去探望外婆,妳說……好嗎?”

    他老人家這番慎重其事,言真意切加之真情流露的要求後,直令原噙在眶内不停打轉的熱淚,嘎然似尼加拉瓜大瀑布般,嘩啦!嘩啦!破堤爆衝奔下;此冷不防蕙質蘭心突兀述求,於極端錯愕盛情難卻下,直無他擇,只得尊奉老祖宗千年所授恭敬不如從命的恆古教條下,便從方桌上取了盒香味四溢,包裝精緻的大盒蘋果,隨即速退兩步面向樞機,語帶哽咽虔誠鞠躬致謝:“那就感謝校長您蕙質蘭心,太體恤後輩了!今日極其榮幸賜與這盒蘋果,企盼我們都能平平安安早日康復!”

    他老人家聽後,笑容滿面甚是歡心,就連站在一旁的護士,也連聲拍手叫好,臨走前,取了盒蘋果,再趨前向樞機深切致謝道別:校長,請您老人家好好休息吧!我明天再來看您!”   樞機點頭揮手笑盈盈目送去門;待趕返外婆房後,刻不容緩速電家母,明日務請父親攜帶上好水果,及體面的女裝來,以便回拜校長時不至失禮。

    料,是夜氣溫居高不下,外婆血壓暴到兩百二十度,情況頗為緊急,旋轉至加護病房,我也跟着搬去以便隨身照料;經徹夜煎熬折騰翌日午後,血壓方算控穩下來;子夜十分服侍安睡後,方才透口氣,唯天燥體熱倦得難以入眠,忽憶起想託囑之事,卻因突發急況,於慌忙中,竟全然遺忘殆盡!

    極端無奈下只得將就,着舊妝朝長廊盡頭奔去,然及至房門口,見室内空無一人!咦?原精心佈置琳瑯滿目又美不勝收的病室,怎僅就一夜間變化為烏有?眼前異相突兀驟變,這,難到是在做夢嗎?

    霍然,嚇得驚慌失措,旋即護理室查尋? 樞機他老人家,畢竟是職高任重哲人賢士,急於公務,體力稍恙,天剛亮,提前出院。

    撲空後,頗為失望下,愕然直愣原地,昏呆半晌,甚覺有悵然若失之感,從未消停,甚且延續半世紀後的今日!

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在一個春光明媚兩年後的下午,恰與樞機姪女于德蘭會長()及幾位同學聊天,欣見樞機拎着沉重且業已汎白的黑公事包(),風塵僕僕趕囘辦公室,大夥們罔顧一切,興高采烈蜂擁而上,直將他老人家牢牢圍住;樞機見狀,先是一驚,繼以親切如昔之慈目,順序點頭囘祝,可當轉視到我時,嘎然若有所思,停頓片刻,旋即一如既往一如既往一如既往撫額盈盈笑問:

“咦!?…妳…呵呵,我想起來了!啊呀!妳不就是…在醫院那戴孝的!…也來看過我好幾次的詠…平嗎?”

    心下正感念欽佩樞機超強記憶力,卻冷不防,獲此關懷備至垂詢,霎時,感激憐涕,噙熱淚只有哽咽不已!

    可尚沉醉感慨中,人還未回過神來,瞬間老人家慣用之慈言善語,溫馨叮囑旋銘心刻骨烙繪腦海:“喔,還有啊!希望外婆的身體好些了?!”關切專注之情溢於言表!

    想必慈善家們,永遠孕育着豐沛無限之關懷,體恤無私之情愫,更而盡其所能無時無刻奉獻出悲天憫人深慈厚愛之懿行!

    最難能可貴的是樞機身居要職又在日理萬機於之餘,竟還記憶猶新,查詢起數年前病中短暫閒聊的芝麻碎事!委實感動得我說不出一句話來;這不啻完全坐實、印證了德蘭大作思念如海深文中所載:『最崇敬的大伯父——于斌樞機主教,他老人家對大事高瞻遠矚,對小事亦非常細心毫不含糊』即可見樞機之樂善好施、才華出眾,更兼睿智懿行、厚德載道,皆於日常生活中,盡全付諸予行,實在令人望塵莫及,偉人行止足令人仰慕欽佩不已!即所謂:『瞻之彌高,仰之彌遠』也!

    正值此時機緣巧合,感謝天主賜予福從天降,不偏不倚恰逢同學在身旁,刻間搶拍了一張與于樞機垂問紀念之快照;可珍可喜,該照豈僅是近四十年彌足珍貴的老照,簡直就是我畢生最珍惜的無價之寶!

    即可謂起不離身,睡不離枕』!對我而言,不論是天上飛地上走,上山下海天涯海角,甚或浪跡地表,或墮陷深淵,總必取之攜帶在身並呵護妥,且間不時取出欣賞凝視,其目的即借此緬懷、效法樞機的懿行善德,及沐浴在他老人家呵護下,所施予無盡親切而又歡愉的回憶!

    即此,分享我等對最敬愛樞機獻上讚頌歌謠:

        樞機談笑風生、親切幽默的態度,令人懷念!

        樞機悲天憫人、扶弱濟貧的善舉,令人感動!

        樞機紆尊降貴、高風亮節的情操,令人欽佩!

        樞機神采飛揚、超群出衆的風采,令人讚賞!

        樞機氣宇軒揚、威風凜凜的神韻,令人崇敬!

    紅衣主教聖廷親王  于斌樞機樞機之大德厚愛精神,天長地久!永垂不朽!

    世人對於于斌樞機主教的豐功偉業均有目共睹,故而在美國洛杉磯的僑胞們,為緬懷于樞機一生傾其所有,助人不遺餘力的基督救世精神,特於一九九八年,在他老人家逝世的二十週年當日,極其慎重,擴大舉辦場莊嚴超俗的追悼會,會後洛城神父即刻發起籌建紀念“于斌樞機安養院的籌款事誼,僑胞們不但勇於捐款,並還熱烈期盼能盡早實現此項極具意義之宏偉善舉,更期能及時優先發揮樞機主教終身奉獻且致力不懈之『厚慈大德犧牲與奉獻偉業。

    感謝至聖天主!賜予隆恩得靄拜于斌樞機主教膝前,誠如名作家蘇雪林教授著作于斌樞機所給我的三個永不磨滅的印象文中所註:『若有機會,我總要去謁見他……,像于樞機這樣不出世的偉人,能見到他不是很幸運嗎?

    事實上莫遑多論,不禁捫心自醒,究竟具何能何德,有幸躬逢其盛奉接德高望重聖教泰斗  于斌紅衣主教,不吝鴻恩榮寵,誠如福從天降,意外賞頒極度的關切與傾囊之教誨!

    受恩榮寵豐沛若此,實難以文字所能盡書,確為畢生至高無上最為榮幸之表記!

    恭奉敬此,虔誠獻上樞機珍寵弟媳張秀亞教授()大部頭著作所書,讚頌千載難逢世界級偉人,教廷親王——于斌紅衣樞機主教,畢生寫照之名句:《哲人早已逝,典型在夙昔》此亦為我等崇愛榮敬之于斌樞機紅衣主教之經典寫照!

 

      恭奉樞機一百二十嵗華誕為之結筆!(完)


 

 

註①張秀亞教授——樞機主教弟媳,知名雙語美文教授,著作等身,更為樞機寵讚珍敬之弟媳;出自書香門第,鐘鳴鼎食之家,偉人府邸,天賦異稟,其睿智、懿行道德操守,均不同凡響,超人一等!   十多年前,最令我受寵若驚的是:自郵筒內收到一大件,無郵票(必然是親手送來)牛皮紙袋,內全是我在大學暑期與徳蘭(樞機寵愛之姪女——知名作家于德蘭女士),一些無關緊要往返信函,竟為聞名作壇、杏壇知名大師珍藏,且於四十年後,扣人心弦不嫌麻煩,更是悉心千里迢迢遠渡重洋,攜帶來大洋彼岸的美國;此即不可諱言,偉人府邸寶眷,待人處事,均出類拔萃秉持固守最高規格,絕不越矩。

 

    黑公事包轉載自: 樞機珍寵愛之姪女知名作家于德蘭女士這隻手提箱是于斌樞機由總主教時代直至升了樞機後用了幾十年的手提箱,上面佈滿了歲月的痕跡。  

于樞機一生上無片瓦下無寸土,直至去世仍是兩袖清風無任何財產。生前他永遠是左手進右手出地幫助窮苦的人,及貧苦學生及需要幫助的人。以前在臺灣因他對國家的貢獻,蔣經國前總統為他在敦化南路租個房子,汽車是「光復大陸設計委員會」提供的;當年教宗若望二十三世表示輔仁大學首任校長可支領國際大學校長之薪水也被于樞機婉拒了,于樞機的理由是:為了籌建臺北的輔大已向美國及歐洲太多朋友捐款,他本人絶不應支領任何薪水。紐約的「中美聯誼會」也是由美國好友捐募成立的一非營利組織,幫助中美友好及文化交流及為中華民國發聲及幫助留學生們,一切活動也由董事會決定。
    這隻手提箱是當年于斌樞機為了輔仁大學在臺灣復校事宜,提著繞遍地球,披星戴月,風塵僕僕為學校赴歐、美求才,尋求各修會的協助合作,並四處捐款時所用的手提包。
    
當年在美西時,有位神父來拜訪于樞機,他看到了這個皮箱實在太舊了,第二天就拿個神父自己用過的但卻是塑膠假皮的手提箱為樞機換了,于樞機看都未看一眼就提著返國了。換下來的舊手提箱就留在我(于德蘭)家了。每次見到這陳舊的手提箱均十分感慨及不忍……。下回返臺將帶回捐至輔大文物館永久收藏展示大眾。
因此,于樞機這個有許多歲月刻痕的手提箱,可以說裝載的是當年于樞為輔大復校全球艱辛的歴史軌跡及記憶。
    令人敬佩的是于斌樞機雖是一位國際聞名的我國樞機主教,但他毫不在意任何身外之物,守住出家人的清貧原則。
    于樞機「馬不停蹄」的旅行路線極長,他依然固我的拿著舊皮箱並不自覺,可貴的是航空公司在他機票上打印的字是「VVIP」的字樣,即「最最重要」,因此每次可得到不查行李的快速通關的禮遇。而這隻舊手提箱雖然滿載風霜,令人見了鼻酸,但達成了輔仁大學在臺復校的使命也值得了!

 

    ③于德蘭:美國天主教創始人,兼數社團總裁,在海外弘揚華夏傳統美德並盡力推廣她最尊愛的大伯—世界級偉人我國人之光:教廷親王  于斌紅衣樞機主教

家父:劉文進空軍中將黃埔軍校六期,曾任總統府「戰略委員會主委」之職,奉命將臺北市,南京東路側,松山區農地,改建規劃並命名如下:空軍總醫院、退休將官住所,介壽路、長壽街、延壽街、聯合新村、武昌新村、平安新村、婦聯四村、婦聯六村、松山新村、西北區擴建為「松山機場」。

 

補充洛杉磯游蓬丹女史2021.8.17:

拜讀詠平姐大作,字裡行間真是深情流露,也能感受到青春少艾時期的詠平姐,那份對長輩的真誠愛心,不管是對外婆,父親,或是師長,都極其尊敬且恪守禮儀,堪為楷模!

在醫院中不意踏進身為校長的于樞機主教病房中,方才大一的詠平那份忐忑不安,手足無措的窘境,描述得真是栩栩如生,讓人有如身歷其境,也不禁莞爾,一代宗師的音容笑貌在作者筆下復活了!

 

蓬丹  敬述讀後小感